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河流


□ 杨瑛(蒙古族)

  生和被生,是一种奇妙的渊源。

  两棵树,赤着脚,站立在河的两岸。河水经过庞大的根系,穿过树枝,穿过树叶,流进叶脉,在每一片树叶上画出一张水系图。

  我的生命发芽生根,如岸边的树和草一样朴实无奇。

  我听到我的血管里的另一重水声,它不是来自西拉沐沦河,不是来自母亲和我的出生地,而是来自祖父祖母和父亲的辽沈方言,淙淙地流进了我的骨缝,成了_一种水土。

  乡愁与生俱来。

  41年前,父亲大学毕业,从辽河之滨来到内蒙古。之后,我的祖父祖母被连根拔起,迁移到西拉沐沦河畔。一同迁徙的还有一种叫毛葱的植物,红色的皮极薄,祖母把它的种子带到了异乡。

  我断续零散地接收到我的另一半生命的讯息。一个父亲读大学时用的柳条箱里,一片浆过的红布承载着家谱,一张上个世纪60年代的黑白照片,3个年轻人,写着“大学时代”4个字,中间的人是我的父亲。

  关于故乡,父亲不肯多说。一次在讨论教育时,他说,内地三十年前就这样了o无意中说出来,没什么语气,突然沉默了。而我体会到,父亲是一个年轻时来支援边疆的人,被风华正茂的理想留在了草原。40多年间,父亲只回过两次沈阳,再回去时,他不能说地道的家乡话,已成了故乡的异乡人。

  《水经注》有“大辽水出塞外”的记载。我生命里的两重水声,是这样的渊源。

  九月,我有了一个这样的行程,寻找西拉沐沦河的源头,沿着河流的方向,流向辽河,流入渤海。流向我的老家,我的故园,我生命的主根。

  西拉沐沦河是草原上一条普通的河流。银子般的河水,缓慢且安心地流淌,河道迂回曲折,悠缓出江山的温柔。水波里,我遇见我的童年。很多年前,在西拉沐沦河的源头,有七眼泉水。如今泉水消失了,只在沙上蔓延细细的水线,像极了中国象形字的“水”,留存了水最简单的脉络。

  西拉沐沦河在《唐书》或《辽史》地理志上叫“潢水”,河上的桥叫潢水石桥。

  在我的家乡,因桥在巴林右旗境内而叫巴林桥。又因石桥在清朝时由下嫁的固伦淑慧公主重新修建,也叫“公主桥”。

  淑慧公主是皇太极和孝庄文皇后的女儿,小名阿图,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的名字,在满语中的意思是“母鱼”。

  摇篮里躺睡的小女儿,谁曾想过她会嫁远方。阿图12岁时,肩负和亲大业远行。不到一年,额附去世了,她又回到盛京。待到17岁,阿图第二次踏上了茫茫远嫁路。

  从盛京出发时,二月微风拂杨柳,青青依依。长长的陪嫁队伍缓缓而行在去往巴林右翼旗的路上,渐渐荒草寒烟。

  随公主出嫁的,除宫女外还有300户陪房,他们多数是工匠,银铜匠、铁匠、木匠、皮匠、瓦匠,七十二行都有。陪嫁的工匠,在茫茫荒原兴建王府殿宇、寺庙、土木住房,排街列巷,种田种菜,生养儿女。 ,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