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散文.散步.吴冠中


一九三二年生于陕西醴泉,一九四七年开始写作,一九四九年参加工作,一九五六年兰大中文系毕业。参编的报刊有《文艺报》《人民文学》《小说选刊》《评论选刊》《中国文化报》等7种。评论集有《文坛徜徉录》《文学八年》《阎纲短评集》《神·鬼·人》《余在古园》等十部。散文随笔集有《冷落了牡丹》《惊叫与诉说》《座右鸣》《我吻女儿的前额》《50年评坛人渐瘦》《三十八朵荷花》等十部。
  
  女儿惜别,一把辛酸泪,载不动,许多愁,散文找我,我写散文。一个弱女子,当自己意识到生命无可挽回的时候,唯一能够做到的,便是从炼狱里对世人发出爱的诉求:生是暂时的,爱是永恒的,人啊人,用爱浇灌生命吧,用爱延缓死亡吧!
  生与死的搏斗,彻痛与达观的纠缠,安慰与反安慰的牵肠挂肚,巨大的人性反差,激起父女亲情,才留下满纸泪痕的悼文。《我吻女儿的前额》和《三十八朵荷花》催人泪下,我偶有所悟:动人心者莫过于散文。
  散文,叹命途之乖舛,悲人生之易逝,赞美亲情、人性,不无疑惑、心跳。忧愤与深广,执著与洒脱,嬉笑与怒骂,叙事与抒情,紧张与放松,声光化电与十样杂耍,经史子集与生老病死,相互渗透又相得益彰,我于此道,还不入门。怎样才能把散文写得滋润、水灵?心头有火,笔头枯瘦,急也没用。
  我是编辑,兼写评论,知道小说厚重,散文抒情,里面都有诗。我常对同行们说:“为评论,诗不可不读,散文不可不写。”我自己暗里使劲,试图把评论和散文嫁接起来,甚至和杂文、随笔、相声嫁接起来,营造一种精短的、散文化的评论文体,迄无成功,但终生不悔。
  《往事并不如烟》出版。《往事》感世伤时,忧愤悲壮,狠狠地拷问着人的良心,读来灵魂为之战栗。《往事》既有散文浓郁的抒情,又有小说厚重的叙事;既有史家的诚信,又有诗家的意境;既有借古通今的历史意义,又有荡气回肠的审美价值,纤细的大手笔,真正的散文艺术!
  同吴冠中先生谈《往事》,谈散文,几番交谈,对我这个一辈子学文学没有把文学学透、写散文不识散文三昧的人刺激很大。
  吴冠中,享誉海内外,以“形式美”、“抽象美”独步文坛,却作惊人语曰:“笔墨等于零!”也就是说,笔墨离开了内涵成了零价值。笔墨是奴才,为我所用。他付诸笔墨的,是自由的结构、开放的空间、情感的强度和精神的表达。吴老常常重复地说:你们是搞文学的,我本来也想学文学,文学比绘画更伟大,但是文学没学成,便选了美术。我说您画画成名之后,竟然惊叫“我负丹青”!转身又叫“丹青负我”!吴老点头,说:是这样,是这样!
  他的高见却得罪了美术界的一些专家,他们批吴老时,用词相当刻薄。
  九旬高龄的吴老,和我同住北京方庄古园,塔楼南北毗邻。老人喜欢方庄,说这里有人气,旁边就是体育公园。我常常遇见他们老两口,他搀扶着她,她嘴里嘟囔着,有时在三元钱优惠老人的理发店和他擦肩而过。邻居们都知道这个小老头特别富有,却不知道这个很不起眼的小老头上拍作品达一千九百七十一件[次],总成交金额高达十五亿四千万元。日前,二〇〇九秋拍,《北国风光》拍了三千〇二十四万,《坦桑尼亚大瀑布》以三千〇八十万元成交,创全球吴冠中作品最高纪录。“万贯家产吧”?却“穷”得布衣素食,忒倔,一枚钱恨不得掰成两瓣花,价值几百、几千万的传世名画一捐就是百多幅!听街坊说,他家保姆告老还乡,他在工资之外又赠画一幅,保姆知道这幅画的价值,偷着乐,当着人面也乐。
  一九九一年九月,吴冠中一把火烧掉了二百多幅画作,无异于烧掉一座豪华的大庄园!他要对艺术负责,对未来负责,让后代行家挑不出毛病来。他说:“你骗得了今天的人,骗不了明天的人。”我想,他送保姆的那幅画也不会欺骗明天。
  我问吴老:我们《中国文化报》曾经编发过你的专版,记得吗?还有你一帧正在写生的大照片和年轻时候在凡尔赛宫的一张……吴老说,记得。我说,大标题很醒目:《鲁迅是我的人格老师》,你把绘画和文学相沟通,使人更理解你的绘画也更理解你的散文。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0年第04期  
更多关于“散文.散步.吴冠中”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