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巷之花


□ 曾文寂

早些年,我一直住在豆芽巷。这巷子不长,歪歪扭扭的,总共才二十九个门牌号码,畏畏缩缩地躲在繁华喧闹的汉口中山大道背后。
1993年夏天,豆芽巷连同附近的几条危旧胡同,突然被夷为平地。相聚了几十年的老邻居瞬间各奔东西。过了几年,那片废墟上就竖起了两幢金光闪闪的大厦。
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没了,我对它的感情却总是难以割舍。那条又窄又破的小巷,曾走出许多水灵灵的女孩子,她们的一颦一笑,宛如暗淡的往事,渐渐被岁月的风尘悄声抹去。唯有一个相貌平平的小女孩,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至今难以忘记。
那时我住在小巷的拐角处,挤在一排砖木混建的二层楼中间。房子老旧,墙皮大都已脱落了,露出黑灰色的砖块。堂屋里面那架供人上下的木制楼梯,抬脚踩上去颤巍巍的,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在这幢挂着豆芽巷22号门牌的破旧楼房里,挤挤攘攘地住着十四户人家。
我家住楼下西屋。楼上老吴家的地板便成了我家的天花板,他有个女儿,名叫水花儿。有人曾问老吴,为什么给孩子起这么个名?老吴说:“嗨!她妈妈下放农村那些年,薅秧时一不留神把她屙在了水田里,老乡们随口起了个名字叫水货,命贱,好养活呗!后来上学报名时,老师嫌不好听,才改名叫了水花。”
那时候水花读小学二年级,和我侄女妞妞同班,正处在无忧无虑的年龄。孩子们不会关心沉重的历史,也不曾憧憬未来,只知道巷子里人多好玩,快乐在她们瘦小的身体里成长,宛如这条吵吵闹闹住了二百五十户人家的小巷一样生气勃勃。居民太多,巷道阴沉狭窄,污水横流,暗淡无光的旧屋里不时飞出吵架和砸东西的声音,孩子们不会在乎环境的恶劣,照样追逐打闹,稚嫩的童音高声尖叫,搞出一派纯净的天真欢乐来。
孩子们在一起玩耍时爱自吹自擂。当别的女孩说自个的双眼皮、高鼻梁如何如何好看,裙子如何如何漂亮的时候,水花就说:“我耳朵比你们好!”一个女孩若五官、肤色、身材都没什么可夸,旁人就会夸她头发好,又黑又亮;即便头发黄也说好看,像洋娃娃。这是不会错的,也是好心的,虽说略微带点儿虚伪的味道。女孩子们是完全可以自夸的,因为出生在豆芽巷里的孩子,活出来就不容易。水花夸自己的耳朵好,也是一种聪明。耳朵和身材肤色不一样,只要不太走样,一般不在审美之列,如有争议,便立刻转到听觉上,别人也不会揪住不放了。
老吴是福庆和米粉馆的煮粉师傅,他很骄傲自己的国营职工身份。水花妈返城后进了街道纸品厂,小集体身份,为人自然谦虚谨慎了。水花是跟着母亲改嫁到吴家来的。
老吴只有一间九点六平米的板壁房,水花和妈妈搬了进去。老吴给水花加了张折叠床,白天还得收起来。水花妈和老吴挤在一张绷子床上,于是常有少儿不宜的声音传过来。水花耳朵又好,迫不得已采取回避政策,晚上只得将折叠床搁在厨房里睡觉。她对妞妞说厨房黑黢黢的,好害怕,躺在床上,可以听见老鼠从墙角角里钻出来,在碗橱和水池里跑来跑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