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2003年冬天的马胜利


□ 黄明胜


编者按:从传播的视角看,一些人的名字总是具有某种符号意义,象企业家张瑞敏,经理人吴士宏,作家王朔一类,包括最近被网络搞得火热的木子美等。也有一些人历史越长,符号的意义越明显,马胜利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们之所以将他从历史中拎出来,只是因为这个几乎剩下符号象征的人物,又一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只是这一次,掌声响起来时,他便永远的退入到历史中去了。
2003年冬天,久未在公众场合露面的马胜利,又一次亮相在镁光灯前。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角色已经改变了。不管他自己承不承认,他已经不再是风云人物了。尽管他仍然名动江湖,但显然,他现在只是一个悲情英雄。
11月14日的杭州,天气依然好的出奇。但对于马胜利而言,这样的天气与那样的天气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分别。他的心情都是一样的,而且这一夜,他肯定不会安然入睡。
他肯定知道他刚刚在杭州掀起了一场风暴,不过这样的风暴,与其当年来杭州承包造纸厂的激扬相比,多了一丝酸涩与无奈。在首届全国优秀企业家西湖聚会这样一个杂糅怀旧与煽情氛围的活动上,马胜利泣不成声。他的眼泪触目惊心,刺痛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也是在那个会议上,马胜利依然不改其性情中人的本色,无所忌惮地将其一生怨气统统抛洒出来。一时之快是显然的,遭遇同情也是必然的,但我推测马胜利在听到现场雷鸣般掌声的时候,内心一定有些异样的感觉:对于一个以英雄自诩的人而言,用怨气和眼泪来得到喝彩,其实是一件让人难堪的事情。

他感到凄凉了吗?

没有人可以回答这个问题,除非马胜利自己。事实上,马胜利在今天的意义,更多的是一种符号的意义。人们亲近马胜利,更多的时候是在亲近一个符号。其实马胜利的经历与感悟,并没有令那么多的人感同身受。这一点在当天的会议现场,得到了很好的验证。
与马胜利同在首届全国优秀企业家一个阵营的汪海,戴着一顶鲜艳的红帽子出现在会场。就这个红帽子本身,汪海做了极其夸张的四种解释。很显然,汪海本人把这个场合,其实是当做了一个舞台,他要做的,就是表演。其实表演并不令人生厌,信口开河也不是什么大的缺点。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他对于马胜利的利用。他在听完马胜利的讲话之后,曾经这样表态:我要拉老马一把。但当记者问及他如何拉老马时,汪海却王顾左右而言他。
当然,这对于马胜利而言,其实已经习惯了。毕竟是久历江湖之人,在会议现场,他与汪海亦还是相谈甚欢的模样。但马胜利终究是性情中人,他终了还是没能忍住自己的不屑,他语带机锋地说:“很多人听了我的遭遇之后,都要同情我,但说实在的,我的境况并不是多么地困顿。有一句老话叫: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当厂长这么多年,就是再说自己清廉,也还是比大多数人的情况要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传播》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传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