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水之间(二题)


□ 尧山壁

山水之间(二题)
尧山壁

尧山壁 当代著名作家、诗人。曾任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席、 《散文百家》主编等。著有诗集、散文集、评论集二十余种。现为河北散文学会会长、河北大学教授。

重访白洋淀

看过一九六三年的白洋淀,洪水漂天,安新城沦为一座孤岛,东大堤上的柳树只剩下半个树冠,状如浮萍。芦苇荡只剩下星星点点的叶子,像才出土的草芽。“北地西湖”被洪水淹没。
经过一九八八年干淀,赤地百里,拖拉机在淀底横冲直撞,尘土飞扬。再不见“水乡的路,水云铺,出村进村一把橹。”村边一只只木船倒扣,鸭群张着大嘴干嚎。“华北明珠”黯然失色。
前几年看电视,上游工业污水排放进来,淀水变了颜色,有了臭味,鱼群被放翻,露出白花花肚皮,惨不忍睹。白洋淀又濒临前所未有的危难。
我虽非安新县籍,却有着浓郁的白洋淀情结。曾经常来亲近它,写过它,所以牵肠挂肚,惴惴不安。前两次是天灾,大自然本身能够修复,而工业污染是人祸,美丽的莱茵河曾因鲁尔工业区的发展,变成“欧洲的下水道”。著名的滇池,也因为城市污水的侵犯,而臭气熏天。不知在强悍的工业化洪流面前,弱势的白洋淀能否躲过一劫。所以此次环保采风,让我忧心忡忡。想不到重游之日,大喜过望。时刻挂在心上的白洋淀,不仅安然无恙,而且比以前更洁净更漂亮了。
记忆中的东关码头,只是护城堤的一面斜坡,走起来小心翼翼。而今变成凹身内弧避风港式,一座很大的广场,彩砖铺成,玉石栏杆彩雕细刻的图案,每一幅都是表现水乡风情的艺术品。一字排开的金属灯柱,银白色的灯罩,好像盛开的白莲花。三百米长的码头,六十个泊位,停靠着整齐的画舫和快艇,很少看到划桨木船的身影了。
跳上一只快艇,驶进大清河水道。远看左岸,依然长堤如带,万柳覆水,如烟如云。靠近时,长丝垂垂,坠进水中,如少女洗发,轻柔素雅,楚楚动人。正如宋人王十朋诗句:“东君与此最钟情,妆点村村入画屏,向我无言眉自展,与人非故眼垂青。”
快艇知我看淀心切,开足马力。我贪婪地吸纳淀风,有几分晕眩,也有几分陶醉。很快柳暗花明,进人大小“鸭圈”。“鸭圈印月”是安新八景之一,水面开阔,水质很好。碧绿的淀水,平静无波,就像刚刚擦过的玻璃,清澈见底。天上的云絮映在水里,鱼儿游在其中,好像鸟儿天空飞翔。天上鸟儿飞过,影儿投进水中,好像鱼儿在水中游动。一群群鱼儿穿行在青荇紫藻中间两腮如樱唇翕动,吞吐着水花。
淀里鱼类品种颇多,认得的有鲤鱼、鲫鱼、黑鱼、鲇鱼、草鱼、刀鱼等,它们各有习性,民谚说:“黄瓜鱼溜边儿,泥鳅沉底儿,鲤鱼会跳,鲇鱼认道。墨鱼颤,刀鱼弓,鲫鱼扭秧歌,鳜鱼不爱动。”风平浪静时,它们在水中撤欢儿,有的体态轻盈,是喜欢在水皮儿上搔首弄姿的浪子,有的身子粗壮,是喜欢横冲直撞的莽汉,有的温文尔雅,像清秀飘逸的仙姑,有的圆滑狡黠,是善于投机钻营的鼠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