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视觉文化与观看的政治学


□ 曾 军

  作者简介:曾军(1972-),男,湖北荆州人,现为上海大学中文系副教授。研究方向为文学批评和文化理论。
  
  摘要:主体的“屈从性”(具体化为“看与被看”的问题)是我们从事视觉文化论域中观看的意识形态研究,展开观看的政治学视界的一把钥匙。观者与表征的关系一方面表现为一种权力支配关系,另一方面也表现为一种文化认同关系。如果说权力支配关系主要体现为观者观看位置的“主动/被动”的话,那么,文化认同关系则意味着观者在进行表征观看中的文化身份的“认同/拒斥”。情境本身就意味着一种限制,意味着一种不自由的状态。对于观看情境限制的反抗从来没有中断过。对于自由观看的追求成为观者所努力的目标,对于情境的超越和克服,一直伴随着观者的观看行为。因此,“自由观看”本身就是一种对情境限制进行抵抗的政治。
  关键词:视觉文化 观看的政治学 自由观看
  
  一、屈从主体:观看的意识形态
  
  当我们对观看的视角问题(包括“观察点”、“主体一位置”、“视取向”)进行清理的时候,观看的主体问题其实已经暗含在各种理论思潮的起伏消长之中了;而当我们从情境主义的“视取向”角度展开了人类近一个世纪中创造的各种视觉技术之后,我们不难发现,所有的视觉技术其实都存在着一种彼此制约性——视觉控制/目光游移、视觉吸引/视觉拒绝、视觉说服/视觉怀疑,等等,而在这一切背后,都显现着观看主体时隐时现的身影。但是,我们却一直不能以一种主体性的方式来描述这种视觉技术间的彼此较量,相反,只能通过中介——媒介技术、视像表征及视觉场域——来进行。这是为什么?原因就在于,我们是沿着自20世纪以来西方哲学的语言学转向和文化上的视觉转向的思路向下走的。这一方面使得本文的写作能够确立自己在学术问题史中的位置,但另一方面也不可避免地继承了在这一脉络行进中所存在的局限。而主体性就是其中最为棘手的问题之一。
  20世纪以来,主体性经历了结构主义、解构主义对之的消解。“语言”可以塑造人的观念,“结构”可以规定人的位置,任何个人只有在与他者的“关系”中才能确证自己的存在。这种主体性消解的观念直接影响到了人们对于个人在社会生活和精神意识领域中所处境遇的关注之中。
  例如阿尔都塞对于意识形态问题的思考便是直接等同于个人主体性的获得问题。在他看来,“所有意识形态的结构——以一个独一的绝对主体的名义把个人传唤为主体——都是反射的,即镜像的结构;而且还是一种双重反射的结构:这种镜像复制是构成意识形态的基本要素,并且保障着意识形态发挥功能。这意味着所有意识形态都有一个中心,意味着绝对主体占据着这个独一无二的中心的位置,并围绕这个中心,用双重镜象关系把无数个人传唤为主体;于是,这个中心使主体臣服于主体,同时,由于每个主体都能通过主体疑思自己(现在和将来)的形象”。“是的,主体是在‘自己起作用’。产生这一后果的全部秘密就在于我刚才讨论过的四重组合体系里的头两个环节,也许你更喜欢说,在于主体这个说法的含混性。在通常使用时,主体这个说法实际上意味着:(1)一种自由的主体性,主动权的中心,自身行为的主人和责任人;(2)一个臣服的人,他服从于一个更高的权威,因而除了可以自由接受这种服从的地位之外,被剥夺了一切自由。后一条解释说明了这种含混性的意义,让我们看到它无非反映着某种正在制造含混的作用:个人被传唤为(自由的)主体,为的是能够自由地服从主体的诫命,也就是说,为的是能够(自由地)接受这种臣服的地位,也就是说,为的是能够‘全靠自己’做出臣服的表示和行为。除非由于主体的臣服,除非为了主体的臣服,就不会有主体的存在。正因如此,他们才能‘全靠自己起作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理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