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死囚档案:他为死刑犯写遗书


□ 欢镜听

  1965年,出生于重庆永川一个农民家庭,热爱写作;
  1984年,19岁成为重庆作家协会会员;
  1989年,24岁成为当地商海中的佼佼者;
  1996年,因侵害他人财产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1997年7月,开始给囚犯代写遗书,成为他劳改的重要任务之一。在能服刑的一年零四个月里,130名走向刑场的死刑囚犯,在他面前留下最后的遗言。
  
  一
  
  1997年7月的一天,在监狱里服刑改造的欢镜听突然接到一项特殊的指令:为死囚写遗书。第一次硬着头皮踏进死牢,欢镜听仿佛闻见了死亡的气息。
  欢镜听:说要去给一个死囚写遗书。我害怕呀,开始我不去。管教干部就说,这是你的改造任务。我去的时候,说实在的,我是硬着头皮去的,我不敢进那个死牢大门,左脚踏进去,右脚就想退出来。实际上牢房都是一样的,但是给我心理上的感觉就像闻到的那种气味都不一样了,我的感觉就是死亡气息。虽然我心里面我知道,这是一种心理因素在作怪,但是我根本没有办法克服这种恐惧。
  1996年,欢镜听因侵害他人财产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服刑两年的犯人,其实很少有机会近距离接触死刑囚犯,死牢、死刑犯人对欢镜听是一个全然陌生的概念。
  欢镜听:监区外面的人一般情况下不允许跟他们接触,平时看他们的时候,就是在那个铁门上面有一个铁窗,那次是我真正第一次面对面接触死刑犯。
  在没有亲身接触这些死刑犯之前,欢镜听把他们看作和普通人不一样的一群人,他们做错了事情,被判了死刑,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或者说一只脚已经迈进了地狱的大门。
  欢镜听:他们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已经不把他们作为一个正常的人来看了。他们就是死刑犯,就是等待被枪毙的人啊,死囚了,就不把他们作为一种正常的人来看了。等同于几乎没生命的人。被判死刑了,能够让你多活一天,那算是上天恩赐你的。
  然而,当他第一次走进死牢,走近一个生命就要结束的死冈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一个和自己一样鲜活的生命,还有一个忏悔的灵魂。
  欢镜听:生命要终结的时候,艾强(一个因故意杀人被判处死刑的囚犯)的遗书是他留给他母亲的,他很后悔。他说:“对不起妈妈,我在一瞬间,我把另外一个家庭也给毁掉了,就是实质的家庭毁摔了,虽然我到现在都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杀人,但是既然这个人是我杀的,我就要承担这个责任,承担这个结束生命的责任。希望来世我还能够成为你的儿子。”他非常后悔,所以他在后悔的时候呢,他那种对生命的依恋我明显感觉得到。
  在欢镜听的记忆里,那是个让他无法平静的时刻。随着时间的临近,欢镜听从艾强的眼神,十指相扣、紧紧抱拳的双手,以及说话语调的变化上,第一次感觉到一个人对生的留恋,对死的恐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外书摘》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外书摘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