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银货币化视角下的明代赋役改革(上)


□ 万 明

  [摘 要]明代“一条鞭法”推行全国之前的一系列赋役改革,经历了长达一个半世纪的时间。虽然名称不一,但无一例外地都把折银征收作为最主要的一项改革内容。折银成为明代赋役改革的一条主线,“一条鞭法”是这一系列赋役改革的延续和总结。均平赋役是历史上数不清的赋役改革的共同特征,统一征银则是明代赋役改革不同于历朝历代改革的主要特征。明代赋役改革呈现出三大不可逆转的进步趋向:一是实物税转为货币税,二是徭役以银代役,三是人头税向财产税转化。这三大趋向都与白银有着紧密联系。赋役改革以折银为主要形式,由此白银货币化向全国各地铺开。明代白银货币化,也即一系列赋役改革推而广之的过程。这一过程具有更为广阔的社会意义,对于农民、农业与农村的影响极为深远,最关键的作用体现在直接推动农民从纳粮当差到纳银不当差,农民与国家的关系从身份走向契约。它既是社会的进步,也是社会转型的重要标志之一。
  [关键词]白银货币化赋役改革 农民 身份 契约
  
  一
  
  明代赋役改革,以“一条鞭法”最为著名。中国学者对于“一条鞭法”的研究,以梁方仲贡献最大。早在20世纪30年代,他就开始进行了系统而全面的探讨,形成了一个里程碑。日本学者对于明代赋役制度的研究,也可以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从那时起,日本学者的中国史研究尤其关注明代徭役制度的变化,以细致的考证为特色,详细考察了徭役制度特别是“一条鞭法”的实际状态。中外史学界的成果积累深厚,颇为可观,然而就视角而言,则以往的探讨基本上不出赋役制度的范畴,主要研究与评价了明代赋役改革与赋役制度在历史时期的地位和特点。
  其实,明代的赋役改革并不始自“一条鞭法”,如果从明宣宗宣德五年(1430年)周忱改革算起,发展至明世宗嘉靖初年(约1530年左右)出现“一条鞭法”,再到一般所说的明神宗万历初年(约1580年左右)向全国推行,整整经历了一个半世纪的时间。“一条鞭法”是此前明代一系列赋役改革的延伸与总结。“条鞭之法,总括一县之赋役,量地计丁,一概征银,官为分解,雇役应付。”这是明朝人的概括。这样一种概括,也可以视为对“一条鞭法”之前赋役改革总趋向的概括。从“一条鞭法”之前的赋役改革来看,虽然各地实行时间不一,内容也不尽相同,但是呈现出一个总的趋向,即朝着赋役合一和赋役折银的趋势转变,这成为“一条鞭法”的前导。以往学术界关注赋役改革,大多论定是土地兼并、赋役繁重、农民逃亡、国家对土地和人口失控等,引发了均平赋役征收、减轻农民负担的赋役改革,从而构成了对赋役改革的主流观点,这无疑是正确的。但是,这还不是明代赋役改革最主要的特征。因为,赋役的均平和合并简化以减轻负担,是历史上数不清的赋役改革的一个共同特征。根据这个共同特征,有学者提出“黄宗羲定律”之说,揭示出事实上“一条鞭法”改革以后,也反复出现同样的问题,不断需要酝酿新的改革。这种认识已在学术界取得了共识。所以,均平赋役征收、减轻农民负担并不是明代赋役改革的主要特征。从主要特征的不可逆转性出发,明代赋役改革不同于历朝历代的特征又是什么呢?我认为,明代赋役改革的主要特征,或者说明代赋役改革的一个核心问题,是赋役折银,即赋役的白银化。这是与明代白银货币化密切联系在一起的。
  明代的赋役改革,大多与折银相联系,这是值得关注的现象。追溯以往,赋税折征并不特别,是历朝常有的举措。在唐代建中年间杨炎施行两税法的时候,已经开始采用折钱。由此看来,明代的折征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然而,之所以说明代的折征又是特别的,就在于明代赋役折征的是贵金属白银,而且最终统一征收白银,这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这才是明朝赋役改革有别于历朝历代的根本特征。学术界以往的研究相对集中于均平赋役方面,对此未能给以充分重视。然而,正是赋役一概征银,在中国历史上是亘古未有的变化,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二
  
  明代赋役制度原则上沿袭唐代以来的两税法。开国伊始,建立起赋役黄册和鱼鳞图册等一整套颇为完备的制度,以确保赋役的征收。明初,田赋征收主要有本色、折色两种。米麦为本色,“诸折纳税粮者,谓之折色”。折色指可用银、钞、钱、绢代输税粮。明初,役法分为里甲与杂泛两类,里甲是正役。值得关注的是,“一条鞭法”出现前的一系列赋役改革,几乎都包括有折银的内容,这无疑不是一种巧合,而是一种带有规律的现象。伴随一系列赋役改革的折银缴纳,明代白银货币化极大地扩展,逐渐普及到全国。
  由于明代赋役改革折纳经历了从轻赍折钞、绢、布、金、银等物最终归——到折银的过程,因此,我们有必要从明代赋役改革的开端进行考察。—般而言,明宣德年间周忱在江南实行的赋役改革,可以视为明代赋役改革的开端。
  明宣德五年(1430年)九月,周忱作为工部右侍郎总督税粮,被派往南直隶苏松等府县。他“始至,召父老问通税故”,在了解当地重赋实际状况以后,针对江南赋重役繁、负担不均、拖欠税粮达数百万石的情况,开始进行赋役改革,“计减苏粮七十余万(石)”;又奏请户部,要求将“松江官田依民田起科”,但遭到户部反对,认为此举“变乱成法”,不予批准。于是,周忱创行“平米法”。他的“平米法”,主要有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加耗”,即正粮每石加征“耗米”,将耗米并人正粮一并征收,对田赋加耗作了适当调整。二是折征,以改变征收方法来使官民田土和税户负担均平。主要方法是,使科则重的田土缴纳负担较轻的折色,包括银、布等轻赍之类;而科则轻的田土缴纳“重等本色”,以此将各种不等的科则加以均平。在这种折征办法之下,重赋官田负担得以减轻。因此,“平米法”的一个重要内容是“折征”,以不同的征收折纳办法使得农民田土和税户的负担较为均平。由此我们知道,缴纳本色重于折色,缴纳折色本身有均平的作用。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