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代电影理论的问题与展望


□ 诺埃尔卡洛尔

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中,电影研究作为一个专业学科在美国的高等学府中得以萌芽发展。作为高等院校中的一门正在兴起的研究学科,电影的学术开始寻求自身的地位确定。于是,电影研究的扩展吸引了众多的年轻学者们进入这个阵地。这些年轻的学者们,由于他们自身范围和兴趣的差异,以及来源的复杂等天性,试图寻求一个既定的理论框架来编织他们的材料。这些种种压力的结果就形成了我们在本书所称的“当代电影理论”(Contemporary Film Theory),即一种安格鲁-法兰西古典型的结合体。至少,很多时候是七拼八凑的内部混合形式:由从马克思主义中衍生出来的阿尔杜塞的理论,巴特学派的本文批评主义,最重要的部分即拉康的精神分析学派等构成的混合理论。
在本书中,我们所要讨论的课题——“当代电影理论”,在我看来不过是学术界的一个灾难,应该是被抛弃的。我仅想尝试着对于当代电影理论中的可靠性进行分析性的概括总结。
当代电影理论最为明显的、反复出现的问题就是,对于它基本上是“形而上学”的本性而言,它的中心概念作为系统来讲时常是过于模糊不清了。这种模糊即使不是在整体上,也是在部分上表现出来的。这样一来,时常发生的主义问题就是当代电影理论的争论与分析就转化成为了某种多意性语言的发展性练习。
比如说这个理论的模糊性例子之一,一位18个月的婴儿与一位坐在电影院中的观众都相同地、被以“受压抑的驱动性”这样的词汇来加以形容。同样,在“缺席或缺乏”(the absence)一词之下,麦茨则认为有两种不同的“缺席”:从电影放映室中放映出来的电影影像中的“缺席”,以及作为同质现象(cognate phenomena)的电影观众眼中的电影世界中的“缺席或缺乏”。当然,在关键点上,这些概念就被有意地衍生发展了。的确,在当代电影理论的语言中,一些词汇例如“刺激”(suture)、“镜子”(mirror)等其词意可以被延伸到任何事情上。当然,这并不能说明这些概念有巨大的衍生力量,而只能证明它们是被错误地确定的,而且被有意滥用从而使得它们在理论层次上是毫无用处。因为,作为一个理论上反复出现的词汇,当我们使用它或不再使用它时,它都具有一个明确的意义。它必须有一个严明的、精确合理的对照参数。只有这样,在我们调查任何特殊的现象时,才能够依据这些确定的概念来理解与衡量事情。当代电影理论的模糊性趋向是由于其过于热衷于柏拉图化所驱使的。比方说,所有的“欲望”——从某个观众对于银幕上的一位人物的“性欲望”到任何观众的“对于电影的文化性”的“渴望”等——都被简单地列入在一个抽象的“欲望”的名词之下,这样一来任何一位拉康主义者都可以来解析它的原则了。当然,从本体论角度来讲,一个人会对是否有一种单纯的、本质性或抽象的“欲望”(Desire)感到迷茫,而相信对这个或那个个体的单纯......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