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事


□ 丁邦文

  一

  “砰”的一声,杯子被使劲砸向地板,裂成无数碎片四处飞溅,碧清的茶汁淌了一地。那些原本舒张的嫩绿叶片,很快蜷缩成丑陋一团。空气瞬间凝结了一般,有令人窒息的感觉。

  市委书记廖志国双手叉腰,大口吐着粗气,眼睛里近乎喷得出火来。

  “他妈的那个于树奎,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要市委向他低头,要我廖志国向他认输?我倒是要看看,他于树奎头上的角到底有多硬!”廖志国点烟的手依然有些哆嗦。

  所幸,时值星期天的傍晚,市委大楼里没有什么人,廖志国所在的这一层更是空空荡荡。刚才这一幕,也只有市委副秘书长黄一平从旁耳闻与目睹。

  黄一平努力屏住呼吸,一时惊得大气不敢出。跟随廖志国做秘书近四年,黄一平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发这么大火。以前哩,遇到不顺心的事,也拍桌子也骂娘,却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摔东西。黄一平知道,假如不是愤怒到极点,廖书记绝不会有如此失控的表现。

  也难怪,对于廖志国而言,这个阴冷的冬日下午,接二连三传来的信息,全是那样令人烦心——

  先是省委办公厅马处长打来电话,说是又有一批匿名信从北京转到省里,中央几大常委悉数覆盖,主要还是控告廖志国贪腐弄权,同时还顺带点了省委梁副书记的包庇。马处长是梁副书记的秘书,掌握的信息自然灵通且准确。他的这个电话,或许也有梁副书记的授意或暗示。

  马处长电话放下不多会儿,苏婧婧从美国打来长途。电话那边,苏婧婧没说两句话就哭开了,诉说内容无非语言不通、行动不便、孤独寂寞、儿子不听话等等。廖志国花了好些时间亲自安慰,又将话筒交与身边的黄一平,闲拉慢扯近一个小时,总算止住了那边的嘤嘤哭声。此时,这边夜幕降临,美国那边天还没亮。苏婧婧打来这个电话,说明又是整夜未眠。

  正当廖志国因为上述两个电话烦闷时,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贾大雄又来电话:“海北县人代会出了麻烦,三十几位人大代表联合提名新的检察长人选,有可能挤掉市委确定的候选人。海北县委书记于树奎表示,很难说服那些代表收回提案。”

  最后这个消息,自然充当着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触动了廖志国神经的底线,引发其情绪的总爆发。于是,那只精美的茶杯充当了牺牲品与替罪羊。

  确实,海北县委书记于树奎做得太过咄咄逼人了。

  百里之外的海北,乃阳城市治下的一个农业、人口、经济大县。三天前,该县召开年度例行人代会,其中一项议程是选举人民检察院的检察长。半年前,海北县原检察长因病去世了。按照常规,检察长作为副县职市管干部,其人选应当由阳城市委考查、决定后,再向县人民代表大会提名推荐,且一般实行等额选举。在研究确定继任人选时,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朱玉提出:根据上级党委组织部、政法委的意见,县级检察长与法院院长应逐步实行异地任职制,因此,建议由阳城市检察院起诉处处长许海卫,下派到海北县检察院任党组书记、代理检察长。此前,市委政法委与组织部已经组成联合考查组,对许海卫进行过例行考查,常委会便顺利通过了这项建议。对于市委的这一决定,海北县委书记于树奎表示反对,坚持海北检察长一定要由本地产生,其理由是有利于调动地方干部的积极性。其间,黄一平奉廖志国之命悄悄做了些调查。原来,于树奎早就许诺海北县公安局政委汪锋升任检察长,此人长期主管交警、经侦、刑侦,与于树奎关系相当密切。而那个朱玉推荐的市院起诉处处长许海卫,则是朱玉老婆的一个远房表侄,亦非等闲之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