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出行小记


□ 刘浪

  1

  再过两个月多一点点,或者不到两个月,这个复姓欧阳的男子,就要满二十八岁了。我讲不出什么深刻并且好懂的道理,反正在我看来,二十八岁是个瞻前顾后的年纪,有一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失重,头晕和轻微恶心的感觉没法忽略不计。

  最近这段日子,欧阳总是想着要离开涧河。据我所知,他并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反正能够离开涧河,就好吧。当然了,如果真的能够离开涧河,也不是说他就再也不回来了,像一根筋的时间那样,永远都是一条道跑到黑。不是这样的。准确一点的说法是,最近这些天,欧阳想出去走走,然后再回来。

  至于欧阳为什么要离开涧河,我挠了挠头皮,觉得自己或多或少是知道一些眉目的,但我却来不及给你细讲。因为现在,对,就是现在,下午三点四十五分整,欧阳把离开涧河的想法付诸行动了。

  欧阳是空身一人走出家门的,下楼,出单元门,又出了小区。欧阳正在考虑是步行还是乘坐公交车去火车站,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他的面前,是那种红白相间的千里马车。以往乘坐出租车时,欧阳总好自觉不自觉地先绕到车前,看一眼车牌号码。这一次也没例外,看到车牌号码是0468之后,他就打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又抬了抬右手,很是潦草地指了指前方。

  出租车向前行驶了大约五十米,就左拐,驶上了北岸街。车子行驶到北岸街和桥旗路的交汇口时,欧阳的心情有点烦躁了起来。我想,这应该是和出租车司机点了一根香烟有些关系吧。

  出租车司机是个女子,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刚刚出头的样子,肤色姜黄,目光呆滞。她右手握着方向盘,左手从衣兜巾将一包香烟掏出来,还是用左手将烟盒盖慢慢地掀开。接下来,女子还是用左手的小指或者无名指在烟盒底部啪地一弹,一根烟就噌一下蹦到了她的嘴里,竟然是那种男士的雪茄。

  女子这一连串的取烟动作挺老练的,但又明显流于卖弄。这就让欧阳有些生气,他就在心里骂了一句,妈的。我不清楚你是否知道,欧阳一直很讨厌女士吸烟,尽管他本人每天差不多都要抽掉一包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欧阳抽的一直是四元钱一包的那种哈德门烟——哦,不对,这个牌子的香烟,如今似乎已经涨到六元一包了。

  女子将烟点燃,深吸一口,又看了欧阳一眼,说,你,也来一根?

  谢谢,我戒了。欧阳说。

  女子没再说什么,欧阳摇下车窗。两个人就都沉默了。

  出租车就要来到了涧河晨报报社门前时,欧阳就听到了《隐形的翅膀》这首歌,他的手机来电乐曲正是这首歌。欧阳就急忙拿过手机,却没有来电。紧接着,他就看到女子已将自己的手机放在了耳旁。原来他们二人的手机来电乐曲是一样的。

  对,是我。女子接了电话,对着手机说。

  欧阳抬头看了眼后视镜。从后视镜里,他看到女子皱着眉头,似乎拿不准打来电话的人是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