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吴冠中和他的艺术


□ 水天中

  内容提要 在20世纪中国绘画史上,吴冠中是一位具有特殊意义的人物。他的艺术思想与艺术实践不仅在同时代画家中独树一帜,而且具有广泛和深刻的影响。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他的艺术观念和绘画创作不断引发波澜,进而推动中国现代绘画观念的变化和发展。本文从艺术经历、风格特征、艺术思想三方面对吴冠中进行总结性研究。
  关键词 吴冠中 油画 水墨画 艺术思想
  
  在20世纪中国绘画史上,吴冠中是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人物。他的艺术思想与艺术实践不仅在同时代中国画家中独树一帜,而且具有广泛和深刻的影响。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他的艺术观念和绘画创作不断在中国艺坛引发波澜,进而推动中国现代绘画观念的变化和发展。
  如果从进入国立杭州艺专的年月算起,吴冠中献身艺术已经超过七十年;从他毕业于巴黎高等美术学校回国任教计算,也已半个多世纪。画家至今精神矍铄,挥写不辍。而对于关注他的艺术的人们来说,现在正是回顾、思考他漫长而且曲折的艺术历程的理想时机。
  
  1
  
  吴冠中1919年出生在江苏宜兴县闸口乡北渠村。1935年,他考入浙江大学所属高级工业职业学校,他在这所学校只读了一年,便在艺专学生朱德群的引导下改变志向,转考国立杭州艺专预科,从此踏上艺术之路。那是1936年,吴冠中十七岁。
  吴冠中接触到的第一位绘画老师是吴氏小学的教师、他父亲的老友缪祖尧。和当年所有乡村画师一样,缪祖尧兼善山水、花鸟、人物,但环境与识见限制了这一类画师的艺术境界,缪祖尧对于吴冠中艺术道路的意义,只是让幼年的吴冠中了解了人是怎样执笔作画的。严格说来,杭州艺专才是吴冠中学艺的真正起点,而李超士、方干民等先生则是直接指导他学习绘画的启蒙老师。李超士是留法学生,画风清雅,在吴冠中印象中他“很冷静”;方干民虽然是塞尚、后印象派和立体派的追随者,但他在教学中的严谨和条理性显然与校长林风眠、西画系主任教授吴大羽艺术上的自由的表现性形成对比。学习西画的年轻学子仰慕的对象是吴大羽,吴冠中说“他是杭州艺专的旗帜,而杭州艺专则是介绍西方现代艺术的旗帜”;“有的同学走路都学他的姿态”。初入杭州艺专的吴冠中并没有直接受业于吴大羽,但吴大羽的慷慨激昂感染着仰慕他的学子,吴冠中从他那里得到的是永不消弭的艺术热情。
  从1936年开始的艺术教育,很快就被日本侵华战争所扰乱。从1937年下半年开始,吴冠中和艺专师生开始了颠沛流离的逃亡生活。从杭州经浙江诸暨、江西龙虎山,先后在湖南、贵州、云南停留,最后落脚于四川壁山。在战火催逼下流亡数千里而习艺不辍,这确实是艺术教育史上空前绝后的一页。经受这一段流亡生涯之后,这些艺术家的艺术气质与生活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战火与流亡的痕迹,永远地留在吴冠中身上。
  30年代初期的杭州艺专中西绘画不分科,许多学生对中国画不甚重视。但吴冠中在校期间,对传统中国画一直保持着浓厚的兴趣。艺专到云南后,中西画分科,他曾一度由西画系转入中画系,由于忘不了色彩的表现力,又转回西画系。中国画主任教授潘天寿的创造精神与不落俗套的气势、格调,使吴冠中一生受用无穷。
  虽然创建“国立艺术院”的蔡元培和林风眠以建设中国最高艺术学府为办学目标,聚集在西子湖畔的这些年轻艺术家,常常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睥睨艺坛。但平心而论,30年代主持艺术教育的艺术家们,基本上是一些血气方刚的艺坛新人。他们自己的艺术尚处于开创期,杭州艺专的教学给予吴冠中的是绘画基本功和与西方艺坛同步的艺术眼光。在众多老师中,吴冠中念念不忘的是林风眠、吴大羽、潘天寿。当然,他们的绘画成就在其同辈中属于出类拔萃者,但他们感召吴冠中的,主要在画艺之外的气质与人格。
  1946年,中国政府教育部举办战后首次公费留学生甄选考试,其中有美术留学生两个名额。吴冠中以最优成绩获得公费赴法留学的机会。1947年,吴冠中乘船赴法国,进入巴黎高等美术学校学习绘画。20世纪40年代的巴黎美术学校,与徐悲鸿辈求学时的情况已大不相同。当年为徐悲鸿及其老师所痛诋的印象派绘画早已成为画坛经典,而吴冠中的老师苏弗尔皮在艺术上与毕加索、勃拉克接近。二十年间的两代留学生,接受了完全不同的艺术教育。徐悲鸿怀着对“新派画”的无比蔑视回国,要在中国重建学院派艺术的天下;而吴冠中毕业回国时的心愿却是为中国人“翻译造型艺术的形式规律”。而此际中国国内文艺政策和美术的流向却朝着与吴冠中的理想完全不同的趋向发展。吴冠中最敬仰的老师林风眠和吴大羽的处境,最能说明当时国内美术界的形势。这两位倡导“新派画”(在30—40年代,国内美术界称现代主义诸流派的绘画为新派画)的教授,在经过清理改造的杭州艺专,受到尖锐批判,他们以及他们所赏识的学生的作品,被作为反面教材示众。林风眠在绘画系教学小组会议上检讨他倡导新派画的罪责:“错并不在同学,是像我们提倡新派画的人要负责的,我们以前走的路不对,所以影响了同学。”新任命的绘画系主任庞薰琹则表示,要以执行新的教学计划来“借此赎罪”。在北京的中央美术学院,针对学生对艺术形式的关注,学校领导警告他们:“同学们!离开了新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而孤立地看待技术,我们会上当的!我们将在形式问题上给陈腐的艺术思想作俘虏。”在这种形势下,吴冠中在1950年回国后在艺术上受到批评,实际上势在必然。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