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残本·复本


□ 黄 裳

  大部书,因为种种原因,不完整了,只剩下几本或孤零零的一册,这就成了残本。在线装书中这情况尤其容易出现。除了单本书之外,即使是小部头的也大抵有两本、四本或六本,因而极易拖散。过去的藏书家和书坊店,都很看不起残本,认为这是不值得收藏的,价钱因此也定得便宜。我开始买书,所得就往往是残本,后来也一直采取着这种人弃我取的策略。
  试去翻翻过去的藏书目录,时代愈早,所记的残本就愈少。似乎到了明代的内阁书目,才大量出现了残本。不过那是帐簿一类的东西,是向皇帝报帐的,性质不同。到了毛子晋的秘本书目,才偶有残本出现,不过大抵是绝无仅有的宝书。黄丕烈的“百宋一廛”中所著录的宋板书,就有许多是不全的;到了三十年代的《宝礼堂宋本书目》,则绝大部分都是残本。并不是藏书家们忽然思想解放,而是宋板书日渐稀少下去的原故。除了宋元以外,明刻的残本他们还是不屑一顾的。到了解放后编印的一些书目,如北京图书馆、北京大学……的,才不计钞刻,不论时代地著录了大量的残本,这当然是一种进步,是读书界实事求是作风有了长足进展的标识。
  经过十年浩劫,旧书剩下来的不是很多了。除了彻底消灭不留痕迹者以外,残存下来的残本是大量的。它们大抵被堆集在仓库这样的地方,保管的条件有些也很不理想,听说发霉变质的情况也不是个别的。这是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的。应该组织足够的人力,抓紧抢救。首先防止仅存的书籍进一步毁灭;然后再来进行整理编目。必须彻底打破旧时代藏书家心中的“完缺之见”,重视残本、保护残本。把一切有历史文献价值的书籍保存下来。不这样作,不积极抢救,那在客观上似乎就是在继承着林彪、“四人帮”未竟的“事业”,这可有多么荒谬!
  前些时到富春江上去了一次。经过桐庐时承有关同志的好意参观了县文化馆。他们还珍重保存着一些线装书。但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是贫乏的。我翻检了一过,明刻本和旧写本也不过只有几种,其中有的就是残本,是明代晚期浙江作者的诗集,颇罕见的名目。象这样的残本,极可能同时也就是孤本,当然是应该保存下来的。他们仅有的一部地方志是乾隆刻本的《桐庐县志》。这部书可帮了他们的大忙。他们正在修复桐君山和钓台,都从这书得到了极有用的参考资料。最近新发掘出来的游览胜地“瑶林仙境”,是明初诗人徐方舟(舫)曾经游览过的地方,但徐舫的诗集和事迹却知道得很少。他们想恢复钓台被毁的碑碣。县里本来保存得颇完整的钓台碑石的片,在前些年被当作“四旧”一股脑儿烧掉了。我有一本《选刻钓台集》,原四卷,现在只剩下了前二卷,也是残本。不过残佚的只是历代名人的题诗,“碑记”、“论”、“辨”……等却完全保存了下来。前面有“上章摄提格”(庚寅,即顺治七年,公元一六五○年)钱谦益的大字序。请钱牧斋来作这书的序文,实在不大合适,他只得说,“尘容俗状,然挂名于斯集,贻逸民遗民之羞,亦所不暇计也。”倒还是比较坦率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