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活的改进读《文心》


□ 凌性杰

  生活体验之书
  
  我一直揣想,在内忧外患频仍的1920年代,中国知识分子与教育家如何自处?他们又如何传递学问的光与热?要怎样才能在艰困的年代里活得稍微自在一点?要怎样才能在现实的磨练中不放弃理想?盛夏之中重读《文心》,对于这些问题似乎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文心》里提供了教与学的绝佳示范,经过七十多年仍不显得落伍,可见作者是真正理解人性的深邃,以及生活的真貌。
  白话文运动以来,文学革命其实也是一种精神革命。当时大多数人都相信,唯有脱去陈腐,才能看见新生的契机。1918年,鲁迅在《新青年》杂志上发表《狂人日记》,批判旧文化,直斥吃人的礼教,针砭国民性毫不留情。结尾呼喊着“救救孩子”,更是让人痛彻心扉。虽然他并未明说孩子要如何救起,但从教育着手总是不会错。在我的生活场景中,教育改革的口号从来没有停止过,考试与升学制度总被视为罪魁祸首,教改人士必欲除之而后快。而我以为考试本身并无罪恶,眼前罪恶其实来自于对功成名就的过度想象。制度的变革固然重要,却往往不是最根本的。最好的教育必须摆脱功利,从而发现生活的美,让孩子具备实践理想的能力。
  我很向往白马湖作家群的生活,希望能像他们那样认真地生活、读书、教学,平等而有尊严地维持人与人的关系。1922至1924年间,夏丏尊、朱自清、朱光潜、丰子恺、匡互生、叶圣陶等人陆续来到浙江上虞白马湖畔,任教于春晖中学。这是以大学的师资在办中学教育,他们尽心教学之余,还创办了《春晖》半月刊,发表了许多现代文学作品。后来因为与校长理念不合,纷纷出走,到上海创办立达中学(后来改为立达学园),用更开放的胸襟来办学。他们既是文学家,也是教育家。他们不仅在“救救孩子”,更是在帮新中国的孩子想象未来,用爱的教育改造国民性、改变社会。夏丏尊是这个社群中的核心人物,杨牧说他的散文“清澈通明,朴实无华,不做作矫揉,也不讳言伤感”,他以真性情与人交接,使白马湖作家凝聚起共同的艺术追求与教育关怀。
  从《文心》的叙述里,我们不难看出此中有挚爱,所以不忍看着世界倾颓。
  
  成长与意义之书
  
  夏丏尊与叶圣陶合写《文心》,以简单的故事结构带出教育的重点,“最终的目的还在于整个生活的改进”,上世纪30年代初在《中学生》杂志上发表,1934年由开明书店出版,此后不断再版,评价极高。书中具体呈现了时代氛围,举凡经济的衰退、日本的侵略,皆有所触及。藉着主角人物乐华、大文、志青、慧修这群初中生的眼睛,看见了国语文教育的重要。教导他们的王先生,教书也教人,或许正是一个教师典范的投射,呼应了夏丏尊对人格教育的重视。
  王先生的敦厚宽和,年轻学子的血气方刚、情窦初开,在书中都有具体的刻划,翔实地记下那个年代的心灵轨迹。整个故事的发展,顺随着时间顺序推进,写出了初中三年的成长与变化。这些青春少男少女,或交相诘问意义,或共同探索答案,让成长主题在他们身上充分呈现。于是我们知道《文心》所要寄托的重要概念,就是在读跟写之中找到意义。人格教育的实践,除了身教以外,还要借重知识体系的传授,语文学科最能担此重任。而阅读与写作,正是语文教育的核心。夏、叶二人合力书写,念兹在兹的不就是提升下一代的语文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书香两岸》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书香两岸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