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书随笔(三题)


□ 邸玉超

品味风雅
――读《诗经》

在我居住的怡园,有一株桃树,是我从乡间移来的,今春刚开过一茬处女花。两千五百年前,我的祖先也曾栽种这种植物,并且在树下幽幽清唱: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那时候的人年轻,而且浪漫多情,面对一株普通的桃树,都会生发出爱情,进而圆满成一场如桃花般灿烂的婚庆,好不令人憧憬艳羡。
明月清风,捧读《诗经》,听古人歌以抒情,想一想那位投我以桃的姑娘,俟我于城隅的静女,那位寤寐思服,琴瑟友之的青年,谁人不恋逝水?过去在课本上一字一句解读过《硕鼠》,高声朗诵《伐檀》,一个恨字余音渺渺。其实,远隔千年之遥,恨谁去呢?恨又如何。倒不如随心所欲,徜徉诗三百谷风习习,投桃报李,添些爱意。朱熹说,凡诗之所谓风者,多出于里巷歌谣之作,所谓男女相于咏歌,各言其情者也。《诗经》中风雅篇,多为爱情诗,或者称民间情歌。野有蔓草,零露溥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与子偕臧。那么美好的清晨,草露如亮眼,一对年轻人相遇,一见钟情,爱得大胆率真,风雅浪漫。人性的优点和弱点是充满争斗性,也是优胜劣汰的自然属性。男人们拓疆打仗去了,撇下妻子独守空房,凄凄苦苦,多情少妇辗转反侧,夜思日想,一咏三叹: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其情之深,相思之苦,渗透纸背。历经风霜磨练的爱情才会洋溢花的芬芳,物质生活的贫瘠更显出精神活动的重量。现代人诱惑太多,牵挂太多,羁绊太多,哪还会有这般杜鹃啼血的倾情苦恋,闲情逸致的抒情。
作家琼瑶的名字不知是否取至《诗经》中的"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但她喜欢《诗经》是毋庸置疑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我们不知道,那个久远的年代,唱这首歌的人最终寻觅到心中的恋人没有,如此委婉动听,爱意切切的情歌,就是今天,也是很让人感动的。琼瑶一定是在绿草苍苍、白雾茫茫的秋天读到了《蒹葭》,那位隐约飘渺的伊人让她泪流满面,于是她用泣血的心诠释这首秦风,演绎出一曲情肠百转的现代版情歌《在水一方》。纯真的爱情总是月朦胧鸟朦胧,道阻且长,在水一方,古今同此情理。我在听邓丽君演唱这首歌时心里也是酸了一酸的,初恋往往甜蜜而酸涩,如待熟的木桃。而今到了不惑之年,更喜爱独处书房"豆棚居",临南窗,读原滋原味的风雅颂。
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又说,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还可以多识鸟兽草木之名。读毕厚厚一卷《诗经》,数了一数,鸟兽鱼虫竟达一百一十种,草木蔬果一百三十四种。此数不一定详确,但可印证孔子之说不假。我犹喜欢青青翠翠、长满诗行的"草字头"。儿时在乡间,常去野草夹道的路畔挖车轮菜,后来知道这种植物名车前子,叶大,花穗淡绿,可入药。《诗经》中,这种植物有更好听的名字,叫(fu、yi )。《诗序》称其有后妃之美。一株道边野草,竟获皇家庭院之譬,怎不让人喜欢。"采采fuyi,薄言采之,采采fuyi,薄言采之。"一群年轻女子,头饰彩巾,手执衣裾,欢歌笑语,多么快乐欢畅的集体采集场面。菲――一个我们许多人都熟悉的汉字,又是什么菜吧?果然,就是再平常不过的日常菜蔬:萝卜。葑,又叫蔓菁,我们把这么雅致的名字俗化成了――大头菜。古人的生存条件必定是艰难的,生活是饥谨的,野菜充饥,瓜果果脯想是平民百姓的常事,因而对自然之物分外感恩。他们天天歌唱着它们,将它们化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精神的一部分。知草木之贵,视人如草芥,视草芥如人,乃是前人的真性情,是朴素的平等观,是大爱,也是生存修炼的大彻大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