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活


□ 李永康

“叔叔,我不想当媳妇,我要读书!”
“你今年多大啦?”
“十三岁。”
小女孩光着一双脚站在地坝里,她的裤子很大,显然是大人穿过后改成的,上衣袖子上打了几个补丁。她脸瘦黄瘦黄的,头发有点乱,没有光泽。两只有伤疤的小手黑黝黝的,一会儿在衣服上擦,一会儿又去挖鼻孔。只那两只大大的眼睛亮汪汪地注视着人,让人心颤。
“她的男朋友是哪里人?”我问她父亲。她母亲在她刚满八岁那年生病去世了。
“就我们村里的,还是亲戚。”
“亲戚?”
“我亲表姐的娃娃。”
“你真糊涂!表兄表妹咋能成亲呢!再说,你女儿还这么小。”
女孩的父亲实际年龄不到四十,但看上去像是五六十岁了。他吧嗒吧嗒地吸口叶子烟,吐一泡口水,吧嗒吧嗒地吸口叶子烟,吐一泡口水。沉默了几分钟后才说:“记者同志,如果不是家里太穷,我还是想送她多读点书,免得长大后吃亏,哪个做父母的不希望儿女们好啊!”
这是5年前的秋天我决定资助小女孩退亲上学的一次谈话。5年来,小女孩上完初中,参加中考失败后,去了一家酒吧当服务员。有一天,她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她不甘心,还想读书。我毫不犹豫地支持了她的选择,动用了记者的方便,在媒体上进行了呼吁,使她顺利地到市里一所重点中学上学。
一天下午,临下班的时候,我接到她班主任老师的电话。她老师问我知不知道王玉梅同学的情况———王玉梅是小女孩的名字。我吃了一惊,问,王玉梅有啥情况?老师说,王玉梅同学已经有十多天没来上学了。第二天,我驱车来到80公里外的山村。邻居将正在犁田的王玉梅的父亲叫了回来。见了我,她父亲很激动,从光线昏暗的灶房里端出一条脏兮兮的窄板凳,用袖子擦了擦,要我坐,然后去抱柴火准备烧点开水。我拉着他说,别去忙,我有点事问问你就走。我说,王玉梅上个星期天回来同你说过啥没有?她父亲说,已经有几个星期没有见到过女儿了。听她父亲这样说,我不好再问什么,只得转身回城。临上车的时候,她父亲还口口声声说,记者同志,感谢你,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要不是你,我的女儿哪能到市里上学啊!
我去学校了解情况,班主任老师介绍说,王玉梅同学性格内向,平时很少说话,学习成绩中等偏下,但我们都一直鼓励她不要自卑。我问出走前有没有什么事对她有过刺激。老师仔细回忆说,那天学校有个学生得了白血病,班上同学捐款,王玉梅同学拿出了2元钱———这还是大家捐给她的。班长同情她,要她把钱留下,并替她塞了50元在捐款箱里。后来,王玉梅寝室里的同学向我反映,说她那天晚上蒙住头在被窝里流了半夜的泪。
我叹了口气说,这也构不成她非走不可的理由啊!
老师又拿出王玉梅给寝室的同学的留言条给我看,留言条是这样写的:
姐妹们:你们对我太好太好了,好得让人受不了。我决定逃避。但是,我永远忘不了你们,希望你们都能取得好成绩,考上理想的学校。
同学 王玉梅 ×年×月×日
我突然明白了:对被资助者仅有同情和怜悯是不够的。她们的贫穷与她们无关,她们是无辜的。
我要尽快找到王玉梅,可她到哪里去了呢?她会不会出事?她的一位同学给我提供了一个电话号码,我打过去一问,才松口气,原来这是—家快餐店,王玉梅在这家店里当了十几天服务员,昨天刚刚离开。放下电话,我也有一丝欣慰:毕竟王玉梅已经不是从前的小女孩,她开始懂得自强自立了。我甚至在心里也勾画了这样一幅蓝图:某一天,一位高挑白皙的女孩,穿着一身名牌服饰,挎着一个精致的坤包来到我办公室,用甜蜜蜜的普通话叫我叔叔,同事们都用艳羡的目光盯着我。我起初是认不出来,待我知道来者就是我曾倾力资助的乡村小女孩时,我一下子激动得跳了起来……
一年后,王玉梅给我来了一封信。她在信中说,她对不起我,辜负了大家对她的期望。她现在已经嫁到外省,丈夫是一位老实巴交的农民。她在信中还求我,要我方便的时候去给她父亲捎个口信,说她还好。叫父亲不要记挂。她还向我保证,等来年秋天凑够路费,一定回家乡看看我和她父亲。
我眼里潮潮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