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野马(外一篇)


□ 倪伟李

倪伟李

在河水还未睡醒之前,我便已背着一身的月色,回到了苍茫的草原。这里像是我的产床,记载着我的第一声啼哭。深夜的风冰凉如水,那些窝在圈里的羊不时地发着梦呓里的碎响,它们没有负担,没有愁绪,日子过得洁白似雪。只有我还彻夜未眠,心的湖泊里,泛散不开的是如鱼鳞般闪闪而动的记忆。

我途经很多唤不出姓氏的村庄,也不止一次穿梭进成片葳蕤繁茂的树林,田野边盛开着如梅花一般的蹄印,绿叶上染满我嘶哑着喉咙破空而出的声音。我棕色的鬃毛在黑夜的头顶飞扬,我透亮的汗珠滴灌着夕阳下的荆棘,即使在驰骋中负伤了,也会咬紧牙根,把生命的风筝拉往梦的远方。

我一路奔跑着,甚至想像汗血马一样耗尽生命中的最后一滴血。晨曦一次次从地平线上升起,却又一次次地从我的脚下消逝。而我不知不觉间已在时光的拉扯下长成了一匹高大的马,童年的辛酸我不愿再去触碰,每一天我都在砥砺着生活的坚石,它有时也像一条拉紧的缰绳,在我的背上勒出一道道血痕。我深谙这种残酷的生存,从不抱怨。

我粗犷的嗓音在辽阔的草原上踢踏着,这里没有人烟,也没有刀刃,周围的空气清新而又沁人心脾。虽然偶尔也会听见猎枪尖利的鸣响,但其并不会令我的步伐紊乱、慌张,我的双耳在风雨的捶打下,已经变得异常灵敏,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便能立刻警觉起来,不再是那只初生的小马驹,已经能洞察是非,已经能适时地避开一些陷阱与捕杀。

每次从远方回到这片草原时,我便仿佛望见了健蹄激越的先祖们踏着滚滚的浓烟飙奔而来,这是一群被人训练有素的骏马,它们背负着不属于自己的使命,活得安之若素。不像我要为生活的草粮而奔忙,它们睡在安稳的马厩里,暗夜里被一条粗壮的绳索拴着,白天被人骑在胯下,却从不敢激起内心的血性,做一次真实的自己。它们被驯养得放下了自尊,任劳任怨。

千百年来,我的血液里始终流淌着不羁的品性。尘世的壁崖下,那一张张虚假的面具被我踏得粉碎,那一只只试图牵制思想的鞋子被我踢得远远的,那一条条欲要束缚自由的绳套被我用力扯断……当暴雨鞭抽着梦想的四肢,我苍劲的嘶鸣像惊雷一样砸碎了所有的躁动和不安,那一地雄浑的蹄声在命运的疾风面前,依然毫不怯懦。在品尝尽寂寥和孤独后,我逐渐学会了隐忍,浸透了汗水的骨骼也被磨砺得越来越硬朗。

风吹着丰润的水草,一种温情穿过岁月的雾霭,正轻轻地撒落在记忆的湖面。翻开一页豹斑色的秋天,枯黄的茅草后面,那只为我擦拭鲜血的手,洁白无瑕。只是我再也无法觅寻到那个散着香芬的场景,那片如银铃般的声音,依然响彻在生命的每一寸草野上空,而那块沾着血渍的纱布,或多或少还记录着一些褪散不去的温存。

不觉间,灿烂的曙光已经洒满了大地。当风轻轻地摸着身上油亮的鬃毛时,我发出了这一天的第一声啸鸣。一轮旭日挂在苍穹,我把梦想举过头顶,踏着矫健的步伐,奔向自由生长的阳光之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