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城春梦了无痕


□ 谢其章


某个冬日夜晚,在毫无思想预备的散漫中,打开了家中的电视机。《小城之春》!没想到,坐下看。时间不长,我即被电视台突然播出的这部老电影深深地吸引住了,或者说被深深地打动了(更准确一些)。影片放完后,有点意犹未尽,索性找出当年的老电影杂志来翻看。《在那遥远的地方》是为《小城之春》专门作的插曲吗?我记得那是王洛宾为在草原上邂逅的藏族姑娘而唱的,怎么到了费穆的电影中亦如此煽情?看来一首好歌必不受南北、地域之限而传唱八方。印象中,银幕上的李纬,眼神里总闪动着一种“坏不叽”的目光,或者说,李纬的眼睛更适宜于饰演“阴毒”、“狡诈”、“动摇”一类角色,最典型的莫过于《五十一号兵站》中的情报处长马浮根,《舞台姐妹》里的唐经理。事实上,李纬在《我这一辈子》、《飞刀华》、《长虹号起义》中都是站在正派人物一边的,亦是非常称格的。《小城之春》中的李纬为什么叫我不适应?那是因为看了不少他在《小城之春》之后演的影片后,已经形成了对他较为定型的角色印象。带着这种印象,猛一看1948年时的“李纬”,再试图新的形象定位,或划等号已经不那么容易了。仔细回想一下,李纬饰演的言情人物,如:《护士日记》中的沈浩如,还是非常称职的。自看了这部半个世纪前的,老版本的《小城之春》后,我越来越感到李纬才是本片最合适的“第三者”,他那游离不定的眼神及心中有鬼的神态,在那么狭小的空间里,众目睽睽,能做到眉目传情而不暴露(不论小船、屋里、城头),的确不是一般功夫。

我不懂演技,但从李纬处我领略到了表演的深奥。
饰演礼言的石羽,片中,他在衰败的庭院里一块一块码碎砖的动作,他疑惑的看着志忱和玉纹划拳的眼神,那副病怏怏,又满腹狐疑的样子,真绝了!当年的刊物里说他家住天津,早年就读市立师范学校,后因爱好使然,南下进入南京国立剧专,表演生涯由此开始,在话剧:《大雷雨》、《屈原》、《虎符》、《奥赛罗》电影:《中华女儿》、《火的洗礼》、《大团圆》、《夜店》等等,都有上乘表演。也是那种对演戏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好演员。
韦伟(原名缪孟英、广东省中山县人)出演《小城之春》的女主角玉纹。这是位我们这代人一点都不知道的女演员,我只看过她主演的这一部片子,后来查阅资料才知道韦伟还演过《夜店》(1947年),《大团圆》(1948年),到香港后又演了十几部片子,于1960年息影。韦伟只一部片子便给人以极深之印象,我想,她别的片子决不会超越《小城之春》。一下子,起点就是顶峰,这样的演员注定艺术生涯不长。韦伟有点像张爱玲,都是在那么个特殊的历史阶段闪露了一下绝代才华,紧接着的却是隐姓埋名几十年,又突然在某一天,某个时辰让所有的观众、读者目瞪口呆。许多那个时代勤勤恳恳一部戏一部戏的演了几十年的老演员的光辉与荣耀,似乎一下子就被“周玉纹”轻而易举地盖了下去。简直是“以少胜多”的光辉战例。韦伟的嗓子不亮,甚至有点沙哑。她自己说“因为我小时候一不高兴就哭喊!”但“哑嗓儿”并没妨碍她在《小城之春》中的精彩“对白”与精彩“独白”,而且产生了奇好的效果。片中的某些“旁白”是后期加上去的,如玉纹在城头漫步那一场,拍摄的时候,导演费穆根本没有告诉韦伟有“旁白”——“眼睛不看着什么,心里也不想着什么……”。影片中的某些“画外音”也是韦伟后期看着画面配的。其实许多观众对《小城之春》着迷,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喜欢里面的“画外音”,真可以传递许多情思,——说不明白,心里明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