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向开放的中国心智


□ 凌 斌

  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是人文社会科学的三十年。从“真理标准”到“市场经济”,从“民主法制”到“人权宪政”,从“民族国家”到“儒家传统”,从“经史子集”到“古今中西”,中国的人文社会科学知识分子一次次将关系社会发展和民族命运的重大问题提到了时代的风口浪尖,牢牢引领了这三十年来的社会想象和公共议题。可以说,随着媒体和网络的兴起,人文社会科学塑造了我们整个时代的话语模式和心智结构。
  但随着人文社会科学对于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全面影响日益增长,我们需要追问,又是谁在塑造中国学界的话语模式和心智结构呢?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构成我们阅读和研究语境的是哪些作品?是政治文献,还是学术文献?是古代经典还是当代前沿?是中国学者的原创作品,还是源自译介西学和重刊旧作?这些作品和作者主要源自哪些领域和学科,是人文学科还是社会科学,文史哲还是政经法?三十年来中国学界形成了怎样的知识结构,又经过了如何演进?不论如何理解和评价这段历史,这些都是我们回顾和反思中国人文社会科学三十年历程首先必须回答的问题。
  二十年前,以《走向封闭的美国心智》闻名于世的美国学者布鲁姆在检讨美国“当代”人文社会科学的高等教育和学术研究时,将“美国心智”和盘托出,进而反思批判。如今,我们本着同样的精神追问,三十年来,究竟是怎样的“中国心智”,塑造了当代中国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高等教育和学术研究。如果我们关切和讨论改革开放以来三十年学术的原因,并非只是要纪念一段已经逝去的黄金岁月,而是为了自省过去和面向将来,那就必然要托出这个“走而不能出”的中国心智之“盘”。
  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开发的“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数据库,记录了五百多种人文社会科学核心期刊在最近十年间引证的两百余万篇文献。这些文献记录在一定程度上从侧面反映了形成整个学界研究语境和心智结构的主流作品。抚今追昔,选取其中一九七八到二○○七年三十年间发表、重刊和译介的主要文献,我们或许可以找到一条“十年管窥三十年”的可能门径。
  总的来说,不论以单年、十年还是三十年为时间单位,学术文献始终在当代学界影响中占有绝对优势,并且随着发表时间的临近而在数量和比例上都大体呈逐步上升的趋势。如果以平均每年被引十次以上作为“影响学界”的最低标准,那么三十年间影响中国学界的各类文献共计七百八十五篇,其中学术文献七百二十篇,约占被引文献篇数的92%。
  有关中国学界心智结构的一个热点话题是“古今中西之争”(甘阳:《古今中西之争》)。从被引文献来看,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实际上尚未出现显著的“古今之争”,有的只是“中西之别”。若以作品最初发表的国别而论,中国学界对国外文献的引证在数量和比例上始终高于本国文献。整个三十年间,影响学界的中国文献三百四十六篇,约占被引文献篇数的48%;国外文献三百七十四篇,约占被引篇数的52%。并且,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都是如此。但从趋势来看,相比于改革开放之初,在近年发表的学术作品中,本国文献有逐年升高的趋势,尤其是在最近十年间,已经与外国文献大体持平。若以十年为一个研究单位,三个十年间影响中国学界的本国文献分别为五十七篇、五十四篇和二百二十四篇,约占被引文献总数的38%、27%和49%
  相比之下,无论是中国古代文献还是西方古代文献,在当代中国学界的影响都颇为有限。其中西方古代文献最少,实际上只有柏拉图的《理想国》和亚里士多德的《全集》(其中最常被引用的作品是《尼各马可伦理学》)。重印的中国古代典籍和再版的改革开放前的发表文献也寥寥无几(整个三十年间只有二十七篇,不到被引文献总数的4%)。学界引用最多的是国外资本主义发展和启蒙运动以后的作品,并且绝对数量始终占全部古今中西被引文献的一半以上(三百七十一篇,约占学术文献的51%)。其次是中国当代、也就是改革开放以来首次发表的作品(三百一十九篇,约占学术文献的44%)。虽然仍不到一半,但是随着发表年代的临近,被引文献的数量和比例大体呈上升趋势。这多少意味着“中国”学术界的确在日益变得“中国”,尽管我们还并不知道,这究竟是由于最近十年来我们已经基本上全盘接受了西方学术因而越来越少需要加以援引,还是我们的确开始日益形成了本国的学术脉络。
  另一个学界争论已久的话题是“人文社科之争”。仅从学术影响(而不是学术水准)来看,改革开放三十年,是社会科学不断发展壮大、人文学科日渐衰落萎缩的三十年。不论是从绝对数量还是相对比例上看都是如此:整个三十年间影响学界的人文作品一百七十三篇,平均每年不到六篇,在整个中国学界所占的比例不到四分之一,特别是最近十年发表的作品已然不及六分之一。其中原创的人文作品只有三十九篇,平均每年一篇多,不到同期社科作品的六分之一。如果逐年细看三十年间发表并在当代产生广泛影响的这些作品,会看到两个非常明显的分界点。一个是一九八七年。之前的十年间发表的学术作品,人文学科占主导地位;此后二十年,社会科学则一变而为主流,至今不渝。一个是一九九九年。一九九九年之后发表的人文作品在当代学界尚无一篇产生了显著影响,社会科学独霸天下。改革开放三十年,给社会科学带来的是机遇,而给人文学科带来的更多是挑战,甚至是严酷的挑战。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9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