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乡


□ 张旗

张 旗

  作者简介:张旗,1972年生,莆田南日岛人。曾在《福建文学》、《春风》等刊物发表短篇小说;诗歌作品曾在《诗歌月刊》、《黄河诗报》、《福建文学》及多家民刊上刊登;出版有小说集《杜媺的可疑生活》、《在明朝读书》(两书均与他人合集)。

1

张平把吴振东带到我家。张平说,吴振东也是南日岛老乡。我看了吴振东一眼,点点头,为他们沏茶。他们俩是同村。吴振东在我住的绿洲小区当保安。从外表看,张平要比吴振东大十五岁左右。吴振东四十出头,身材矮小,却有着一副渔民强壮结实的身体,一张常年被日晒风吹的古铜色的脸。

“这茶真香!”吴振东称赞道。

“领导喝的茶还能不香?”张平笑着附和。

哪里,哪里,我连忙解释说,我们都是打工的,你们给老板打工,我给政府打工。“那不一样!”他们俩不约而同地说道。

吴振东问起我父母的近况。我说,我爸爸在市海关门房上班——我妹夫有个朋友在市海关,我妈妈也没做生意了,帮我们带带孩子、打扫打扫卫生。这些情况张平都知道。老人在我这儿闲着没事,就会跑到张平那里聊天。张平老婆开一个小吃店,就在小区东大门旁边。那很舒服啊,吴振东对我父亲的工作流露出羡慕的神情。我说,是啊,每天把报纸和信件分发一下就完事了,门房处有电视,有电话,还有一部空调。交谈中,吴振东一直在述说我父母过去在南日岛的情况。“你母亲做生意最讲信用,这是全岛公认的。黑狮还好赌吗?”吴振东直呼我父亲的外号,似乎想表示他对我们家很熟悉。“我父亲现在不赌了。”我说。

2

第二天,妈从我妹夫家回来。我问她认不认识吴振东。“谁?”妈一时反应不过来。“吴振东,石盘村的吴振东。”我告诉她昨天张平带他来我们家喝茶的事。“哦,我想起来了,他父亲叫三咪,以前我在他们家买过海带。”妈说。“他在咱们小区当保安。”我说。出乎我意料,妈突然对这个人充满鄙夷,说:“也是好吃懒做的一个人。”

妈的话印证了我的判断。昨天闲聊时,吴振东无意中说的一句话让我心生厌恶。他说:“很多保安都是来踩点的,看看哪一家方便下手。”我曾在晚报上读过此类监守自盗的报道,但震惊的程度远不及一个保安当面说给你听。“那一点点工资只够塞牙缝。”张平说。这是真的,我们月工资近三千,他们才一千二,还没有奖金。张平现在给小区旁边的科技中学——一所县重点中学——当保安。他说,学校保安也不好做,连学生都会欺侮你,有时气得你会吐血。“学生出校门要有班主任的批条,有的学生故意把条子揉成一团丢给你,待你慢慢展平来看,他人已经出去了。有的条子根本就是白纸一张;有的条子上客客气气地写着两个字‘谢谢’、‘拜拜’。字条上最常见的原因是家里爷爷病重住院。都是谎言。有一次我对一个学生说,你爷爷没病都会被你咒出病来。”张平说,他觉得这一代孩子比他们那一代要狡诈一千倍。尽管我知道他绝非大惊小怪,但我没有附和,也没有表示异议。我想起三年前,我父亲也去应聘那个中学门卫。我母亲要我带他去。我说父亲自由惯了,不会适应这份管束的。母亲反问我,你怀疑你父亲连这最简单的事情也干不好?可他们也不会收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呀,我说。你带他试试看,母亲坚持道。她的意思是学校会看在我的面子上同意招收我父亲。刚开始,我父亲没有反对。直到他把学校的《保卫管理制度》和《招聘合同书》拿回家来,才忧虑重重地对我说,他们要求太苛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