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概念的负重之旅


□ 孙 亮

  十四世纪前期,英国经院哲学家奥卡姆(William Occam)提出著名的奥卡姆简约律(Law of Parsimony),反对在哲学领域滥增实体,提倡如无必要,尽量利用现有概念建设新理论。然而这一著名的“剃刀原则 ”并未遏止西方社会科学领域的抽象概念库加速扩展。一方面,社会现实日益“纷繁复杂”,研究领域不断扩展,而研究者依赖技术方法的进步不断发现原本难以把握的数据和信息;另一方面,就社会科学而言,各个主题领域的研究逐渐脱离对宏观普适理论的追求而趋于系统化和细化。在知识积累的过程中,概念在质量和数量上的提高功不可没。
  然而新概念的速度毕竟无法、也不应完全等同新数据和信息的发现速度。在这个意义上,著名政治科学家萨托里三十年前提出的“概念拉伸”论仍可借鉴。
  萨托里指出,概念的形成必然先于并决定资料的分类和数据的衡量。概念依其内涵(具体特征)和外延(适用范围)的不同而处于“抽象之梯”的不同层次上,外延愈广,内涵必然愈狭窄。社会科学研究的“抽象之梯”有三个主要层次:适用于各个社会单位(如国家)的普遍概念,应用于不同单位的集体(如地区)之间比较的中层概念和理论,以及局限于特定国家或社会的狭义理论。萨托里批评当时西方比较政治学界存在着在各个阶梯之间随意转换概念而不顾内涵和外延的有机联系。尤其是把西方现有的中层概念提升到“放诸四海而皆准”的抽象层次而忽略限制其内涵,在这种“概念拉伸”的过程中,概念失去区分数据的本义。
  概念拉伸问题之所以顽固,部分原因在于概念必须旅行。首先,社会科学研究的内容之一便是将自特定时段和地域经验抽取的类别和定义应用于不同的社会历史环境。其次,对于这些类别和定义的理解必然随历史和社会情境乃至个人体验的不同而不同。概念的生命力必然部分决定于其灵活性和普适性——好的概念如同好的旅行者,能克服时区、海拔和风俗的不同,而又保持自身作为外来者所独有的观察和分析能力。拘泥于概念的“特定背景”和“精确性”意味着彻底放弃任何社会科学领域的比较研究。
  然而如何分辨肯定意义上的“概念旅行”,给予抽象概念和具体现象同样的尊重,和否定意义上的“概念拉伸”和扭曲?
  概念,尤其是社会科学中的抽象类别,并非浮游于逻辑的真空。概念缔造并生活在三层关系的交界处——同理论的联系,同其他概念的联系,同具体经验的联系。这些关系覆盖于广泛的社会情境之下,而后者对我们选择何种研究方向,设定何种研究课题,如何定义概念常常具有极大影响。概念的创造受社会历史背景的制约。历史上对于“种族”、“民族”的概念变迁同殖民时代和民族国家初创时期的管理和政治需要紧密相连;美国历史上对于“黑人”与“白人”的法律界定亦经历了一个世纪的立法和司法斗争,直至上世纪六十年代政治法则和社会意识发生根本转变才得以解决。同时,概念是否能得到应用和普及,也取决于它是否能同时在“专门的语言圈(专家集体)”和“日常语言圈”内同现有通行的理论、其他概念和经验范围融合共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