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闷火


□ 秦风

◎秦风(土家族)

  主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父亲满腹心思,老要我到屋外去看看,又不说具体看什么。我只好一个人无所事事地站在门前的小桥上,溪水中有些奋力上游的小鱼,不时从水中飞蹿出来,好像要用溅起的水珠向我证实它们的存在和欢乐,心中便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感动。

  正在这时,眼睛被一道明晃晃的亮光射了一下,循着光源一望,发现绿油油的菖蒲叶子下蹲着一个人,染着彩色的头发,眼里闪着幽幽的光,正在把玩一把红色的弹簧刀。正当我张嘴想叫他的名字姜小峰时,他摇摇手指头,做了个很神秘的手势。

  我马上会意,离开了小桥,以为姜小峰是在躲迷藏,又想用恶作剧吓唬吓唬哪位女孩子,相信不一会儿,肯定会有一声吓破魂的尖叫划过村庄寂静的上空。姜小峰老是喜欢制造一些恐怖让村庄陷入混乱,人们已经习惯了他的恶搞。

  父亲正在泡茶,见我回来了,说:去,去把姜小峰喊来喝茶。

  您知道他藏在哪儿?

  父亲说:这几天,姜小峰老是拿把刀子在我们这里晃来晃去,该不会真的要动手吧?

  我有些疑惑,问:动什么手?

  父亲还来不及回答,就被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吓蒙了,丢了茶壶和杯子,冲出门外。我跳过茶壶和杯子的碎片也跟了出去,只见邻居陈布二被人砍了,他用左手死死地握着喷血的右手,号叫着:姜小峰杀人啦,姜小峰杀人啦。

  砍了陈布二的姜小峰并没有逃跑,他一边漫不经心地擦拭着刀子上的血痕,一边骂骂咧咧地说:你什么东西?也敢欺负到老子头上来?说完,若无其事地扬长而去。

  陈布二躺在病床上,龇着牙暴着眼,拼死拼活地喊,姜小峰,坐牢犯,姜小峰,你这个杀人犯。

  陈七伯望着手筋被砍断的儿子,下意识地摸摸高高的眉骨,他面色发青,嘴唇乌紫,强压着胸中怒火,低吼了几个字:无法无天了!

  陈七伯大名陈友和,七岁时,算命先生说,此儿天庭饱满,眉弓高悬,耳垂肥厚,是旺族之相。陈氏族人深信不疑,集体出资将其送入私塾读书。陈友和读了几年私塾后,断文识字不在话下,尤其是一手毛笔字写得犹如雄鹰欲飞、灵逸道健,令当时的人们感叹不已。后来因为家庭成分不好,书法和知识没有成为旺族的资本,倒成了自己需要时刻夹着尾巴做人的致命伤。力透纸背的书法,是应该有钢铁般的坚毅性格藏在笔墨深处的,但从我记事起,我的这位邻居就像一株匍匐在地的葛藤,尽管根部有丰富的玉汁琼浆,却从来没有滋润过他陈家的任何一位族人。

  二

  村里人知道陈布二被砍了,有人在路上遇到陈七伯,问:又认了?

  陈七伯觑着问话的人反问:你说呢?

  肯定是认了。您老人家我们还不知道?说话的人加了一句:这也认了,就真的和到底了。“和”字的音咬得很重,重出了别的意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