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百无一用是书生


□ 单之蔷

  撰文 单之蔷

  我们的研究成果成了周边国家的大馅饼

  看着眼前40多本关于南沙的专著和论文集,看着从网上下载的一篇篇关于南沙的论文,看着刘南威先生的《中国南海诸岛地名论稿》,看着地理学界老前辈曾昭璇先生的《中国珊瑚礁地貌研究》,看着上世纪80-90年代连续考察南沙群岛的那些科学家的呼吁:“南沙问题机不可失,90年代最关键,搞不好就完了”……

  还有海南省琼海市潭门镇渔民的一本本《更路簿》(《更路簿》共有十多个版本,每个版本都略有不同),这说明世世代代有多少渔民航行在海南岛与三沙之间的大海上。

  在潭门镇,眼里望着潭门港的一艘艘船只,耳边听着作家卢传福朗读苏德柳版的《更路簿》:“自大潭起……”我的眼前浮现出这样的画面:茫茫大海上,潭门镇渔民驾着一叶叶扁舟航行海上,风吹海立,浪打帆篷,他们靠着一只木罗盘,漫天寻星斗。但他们是不打鱼的渔民,因为他们从不撒网捕鱼,而是潜水进入珊瑚礁中捞海参、抓海螺。南海中那些星星点点散落在大海中的珊瑚礁,就是他们的劳作之所。他们为那些岛礁一一命名,并一一画出从潭门前往这些地方的路线。

  华南师范大学的刘南威先生致力于研究《更路簿》中的地名,他说我国渔民早在明清时就给西沙、南沙的绝大多数岛礁取了名字。可是清代有官员曾抱怨这些岛礁只有外国名字,而当国民党政府于1947年公布南海诸岛的地名时,很多地名也是从外国地图上音译过来的,因为这些官员不知道民间还有一本《更路簿》。

  从《更路簿》上随便撕下一页,都是南沙属于中国的铁证,可是为什么上世纪70年代以来,那些岛礁陆续被他国占据?

  越看这些资料越郁闷,也越理解那些为三沙慷慨陈词的人。想起一句话:“中国人,你为什么不愤怒?”以前一位研究历史地理的老先生每每谈起三沙就很激动,说话用词都很极端,他曾说:“如果不丢一兵一卒就丢了南沙,那是千古罪人。”那时不太理解老先生的情绪,但是当我开始研究三沙的资料时,也变得愤怒起来。这些资料里有一千条理由一万个证据可以证睨南沙是我们的,我们却眼睁睁看着他国将一个个岛礁非法侵占。他们不说不闹,埋头大干,然后,一个个石油井架竖了起来,一口口油井喷出了石油。

  大概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有这么多研究三沙的专著和文章。但是就像一个女人,天天研究丈夫的身高、肤色、喜好,丈夫却被一群小三抢走。她一边拿着结婚证到处向人证明:我才是他妻子,一边和小三们商议: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大概也没有人持续那么多年考察南沙(单是1984-1994年,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就组织了300多位科学家连续考察南沙群岛,这考察至今未断),结果呢?

  有句话一下涌上心头:“百无一用是书生。”

  看着那些公开出版的专著和论文集,感觉这些研究好像是为南海周边国家做的。对那些占据了南沙岛礁的国家来说,这些研究成果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我在一本名为《南沙群岛水道锚地与港口选址研究》的专著中,看到一位老先生在扉页的右下角写着这样的字句:“不要传给外国人看,不要公开引用里面的地图。”这字句里透漏出的悲凉谁知?这些科学家把人生中最好的年华给了南沙群岛,他们的研究成果不能被我们自己利用,为了评职称等现实原因,只好公开发表,但又担心被周边国家看到、利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