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遥远的观井巷


□ 向思宇

  爷爷摆古
  
  大西街是新地名,老地名叫观井巷。观井巷口北接隆昌文庙坝,巷尾连着隆昌中学。观井巷长约一里地,青石板铺就的路面,穿皮鞋的脚踏踩在上面,响起一阵清脆悦耳的叮当声,思绪随之飘得遥远。爷爷出生时,观井巷就存在上百年了。爷爷说隆昌之为古城,是因为有了观井巷,那里有一大片清朝乾隆年间修建的老房子:一色的四合院,一色的青砖黑瓦,一色的木地板。老房子不奇,四合院也不奇,奇的是每间院子都有一口古井,更奇的是这些古井一百多年间似乎从未干过。井里的水不涨不滞,清冽甘甜;喝进嘴里,满嘴生津;吞下肚内,沁入心脾,浑身毛孔舒张,那感觉真真是:爽!观井巷人用井水煮饭饭香,煲汤汤美。病了,用井水煎药,几服药下肚,病便没了踪影。
  观井巷有多少口井呢?大约三十口吧,三十口井全是在满清时打的。观井巷巷口的那口井是观井巷井的元老。虽为元老,对观井巷人却没有起过润泽的作用,井里渗出的是不能饮用的盐水。不能饮用倒还罢了,还惹祸,自留井那边听说这边打出一口盐水井,不干了,跑来打官司。说是东边(隆昌)开了井,西边(自留井)饿死人。结果,自留井赢了,隆昌输了。输了就得封井。用铁水封了井口,还不稳当,又修了座土地菩萨,把打成的盐水井坐了。打成的井用不成,半个县城的人只好去城外的圆井和四方井挑水。挑水的日子辛苦得紧也有趣得紧。只有一个井眼的圆井不去说了,在有着四个井眼(上面四个井眼,下面却是通的)的四方井边扯水可好看得紧:扯水的人各站一方,同时将系住水桶的撑杆往井下放,四只水桶跳进井里,会聚一团,在下面砰里咣啷喧闹得欢,如同打击乐在合奏。
  从城外挑回来水,走进有着高高城墙的城里又是另一番情趣。走城门,得绕老大一段距离。省了这段距离,办法就是将满满的一担水从高高的城墙翻越过去。怎么个翻法?站在城墙上的人用绳子从高高的围墙下吊上来,等在下边的人接着,系在水桶上,往上慢慢拉;然后,再往下慢慢地轻轻地放。从墙上下来,弯腰,挑在肩上,挑回院子里。碰上有月亮的晚上,那水桶里除了盛着满桶的井水,还会盛上一轮皎洁的月亮呢。不,该是两个月亮,一只水桶装一个嘛。奇怪的是,每次看见月亮在水桶里装着,晃悠晃悠地往前走,可一进屋,却突然逃得没了影。月亮去了哪里?怎么老是不进屋?爷爷经常这样问父亲。父亲说不出。爷爷就指着鼻子教他:你呀,什么时候也能去城外挑井水了,什么时候就知道了。告诉你吧,月亮害羞,不愿进屋,逃回井里去了。不信?你再去井里挑水,月亮还会从井里爬上来,跳进水桶呢。去城外挑井水有趣倒是有趣,可实在是辛苦。你想啊,远远地从城外挑回水来,走到城边,却要从围墙上吊上去,再放下来,是不是太麻烦了?观井巷的几个老人一合计,决定就在自家院子里打井。打井,夜以继日地打。没要多久,每家院子就都打了一口,那井每口都有10来米深,最深的有30米。每个院子都有井,那井水又好,想想该是多么美的一桩事哟。爷爷的声音充满了对久远往事的回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