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思念家乡黄河口


□ 盖永一

  望着月夜的星斗
  想起了家乡黄河口
  看那黄河滚滚入海流呦
  望不尽的芦苇和红柳
  岁月悠悠情悠悠
  娘的白发爹的额头
  爱哭的小妹子那双胖胖的手哟
  思念家乡黄河口
  
  望着月夜的星斗
  想起了家乡的黄河口
  看那兵圣孙武生在这呦
  渤海滩上把鬼子赶走
  岁月悠悠情悠悠
  姐的温柔哥的憨厚
  支前的老嫂子那碗蛤蝲汤哟
  思念家乡黄河口
  
  摘要:班吉是福克纳笔下的白痴形象,他以感知式的印象成为作品中“意识不断清醒的心理结构”的起点,而且用潜意识的流动和最表层而又最真实的视角展现了一个家庭乃至整个南方社会的方方面面,并以杂乱无章的思维方式解读着人生的无序、家庭及社会的混乱,他还以“说梦之痴人”的形象表明“充满了喧哗与骚动的如梦人生”的主题。
  关键词:班吉 痴 意识流
  
  福克纳在许多的作品中都塑造了白痴或弱智者形象,如:《喧哗与骚动》中的班吉、《押沙龙,押沙龙》中的吉姆•邦德、《村子》中的艾克•斯诺普斯、《圣殿》里的汤米以及《我弥留之际》里的瓦达曼等,他们都是些极度边缘化的人物,他们本身并不是作者所要极力塑造的典型人物,却以独特的感知化的形象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班吉的叙事以 “痴人说梦”的方式孕育着丰富的内涵。
  
  一、班吉之痴:建构意识起点
  
  关于《喧哗与骚动》的意识流的叙事结构,美国批评家梅尔文•弗里德曼评论说:“这部小说是以似乎完全不觉醒的意识开始,以完全觉醒告终的。”《喧哗与骚动》中的四个部分——班吉部分、昆丁部分、杰生部分及迪尔西部分均由不同人物的纷繁复杂、理性与非理性相混的意识流动构成小说的基本内容。痴呆儿班吉的叙事部分作为这个结构的第一章,成为这一心理结构的意识起点。在全书的开头,班吉以“痴人说梦”的形式对康普生世家进行了片断化的回忆,整部小说中每个人物的性格特征几乎都通过他的叙述和回忆暴露出来,并为后面三部分故事情节的发展奠定基础。后面三部分故事分别以昆丁、杰生和迪尔西的视角来进行叙述,其中夹杂着意识的流动和理性的控制,最后一段迪尔西的叙述虽然用的是间接叙述体,但仍然没有抛弃意识流的大体结构。
  福克纳之所以选择班吉作为作品庞大的意识流心理结构的起点,正是巧妙地利用了班吉的“痴”。 具体来说,原因有两个方面。其一,正因为班吉是“白痴”,读者对书中杂乱无章“痴人说梦”式的意识流动不感觉唐突,反而觉得那是自然而然的事,很容易被读者接受。其二,与当时的背景和时代相联系,由于南方传统的道德和制度受到资本主义文明的侵袭,传统的人性内涵受到严重的冲击,人们面临的是充满欺骗和狡诈的混乱社会,人性的复杂化使得人们感觉绝望和孤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苍凉而陌生。而班吉以“痴”的形象出现,在博得人们可怜和同情的同时,又让人们看到了简单而又单纯的人性,这无疑是一种独特的美。因而,白痴叙事更有助于表现意识流的创作技巧,福克纳以班吉之“痴”开启一个庞大而精巧的意识流结构,匠心独运,恰到好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