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是我手心里的宝(外一篇)


□ 戴红梅

  电视里乱糟糟的,一群人在不停地争吵着,一个30多岁的男人嗓门尤其大,他用浓重的方言大声说着什么。我走进客厅坐下来,侧耳听他在吵什么。

  “今天明明是轮到老大家了,他却不开门,还讲不讲理了?”旁边显然是他妻子的女人也高声附和着,“老大家太不孝顺了,娘都在我们家住两个月了,轮到他们家却不管,算怎么回事?”男人和女人的声调越来越高,引得旁边围观的人群指指点点,一阵窃窃私语。

  紧闭的大门“呀”的一声打开,一个年长些的男人走出来,怒气冲冲地大喊:“谁不孝顺了?今天是该我家没错,可你大早上五点就送过来,连早饭都没吃呢,这不是欺负人吗?”“我们是气不过,老二家太过分了,连顿早饭都省下,哪有这样的人啊?”紧随其后出来的女人也大声喊。老二一家看老大两口出来,随即拥上前来理论,于是两兄弟、两妯娌间爆发了一场口舌大战,各说各的理,互不相让。

  镜头在混乱中悄悄一转,转向引发这场大战的主角,被两兄弟推来推去,同时又用来攻击对方的老人——他们的母亲。她鬓发皆白,脸上一道一道纵横交错的皱纹深如岁月,不知为何,她却是一副淡然的神情,仿佛两个兄弟之间的纷争根本与她无关。她就那样茫然地坐在老大家门外的墙角处,身子倚着貌似双拐的两根木棍,看着争吵中的四个人,不言不语也没有任何表情。

  “看到他们这样.你伤心吗?”一旁的记者轻声问老人。

  “哪能不伤心呢,也没什么办法。”老人显然是见惯了这种场面,脸上依旧波澜不惊。“他爹去得早,我一个人把三兄弟拉扯大,老三两口在外地打工,我就轮流住在老大老二家,一家两个月。我跟他们说每家给我点钱,我自己过生活,他们都说没钱。”老人的声音低了下去,“我现在没有用了。”意下,竟是自己牵累了儿子。

  两个儿子与两个儿媳的争吵声又传了过来,谁都不愿让老人进自己的门。我起身烦躁地关上电视,发现自己竟是怒气冲冲,这样的儿子,世间怎有这样的儿子?一句话出口,随之却又一句软软柔柔的话在此时不合时宜地出现在心头:“你曾是我手心里的宝。”

  你曾是我手心里的宝。

  哪一个孩子不是母亲手心里的宝呢?

  时光回溯几十年,那个耄耋老人,在她生命中最美丽的年华,开始一个新生命的孕育,她曾在阳光灿烂的日子,轻轻抚着微微隆起的腹部,用这世上最柔软的语言,同她想象中的那个宝贝说话,她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勾勒未出世婴儿的样子,并把所有她想到的美好词都加在他身上。这样的时刻,她始终是带着微笑的,那微笑因加进了最初的母爱而变得美丽无比。这样的时刻,她不会想几十年后的自己。

  10个月艰辛的孕育,她没有觉得苦,对未来孩子的期待让她脸上时时挂着甜蜜的微笑。当那一天来临,她在一次次阵痛中挣扎,一次又一次,痛得死去活来。疼痛的间隙,她心中唯一的念头不是自己.而是将这个孩子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地带到这个世界。儿生日,母难日。此后每一年的这一天,无论在哪里,她都会做上一顿丰盛的饭菜,并且用最虔诚的心为儿子祝福。是的,这一天在她的生命里是如此与众不同,不是因为自己的受难,而是因为她最宝贝孩子的出生,她可能早已忘记了自己的生日,但是儿子的生日,她永远铭记在心。这样的时刻,她生命中没有自己,即使几十年后.依旧如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