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月老”错系红丝绳


□ 程树榛

婚姻是一个人的“终身大事”,相传是月下老人(通称“月老”)手中的那根红丝绳,把素无瓜葛的男女拴在一起,订下了百年之好。我少年时代也曾被月老强行和另一少女拴起过,可是后来却被我自己扯断了。
我们家本是宋朝理学家“二程”的后裔,历朝均曾做过大官,也曾煊赫一时;到了清朝末年,因受天灾之苦,兵燹之害,终至家道中落,沦为平民。不过,到我的祖父那辈,仍以大清国末代秀才而光照门楣,号称“书香门第”。因此,我父辈的婚姻还大讲门当户对,要反复挑选,方才成婚;而且根据当地习俗,皆在很小的时候就订下婚约。
可是,我时乖命舛,不满三岁,便慈父见背,只有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因此,我的婚姻也便搁浅了。家庭条件好的,嫌我们家江河日下,前途未卜,不肯俯就;家庭条件差的,我母亲又觉得门户不相当,有损程家门楣,也不愿轻易答应。虽然提亲者不断,皆未能达成“协议”。我那时正在童年朦胧中,对此浑然不决,漠不关心,任凭命运安排。不过,老人们的那套嗑儿我却是相信的:月下老人手握的那条红丝绳,总会套在人的头上,谁也不能例外。“是婚姻棒打不退,不是婚姻巧说不成”,我就等着月老的“红丝绳”自动套过来吧!
可是,随着年龄和知识的增长,我对自己的婚姻逐渐从朦胧和混沌中走出来而有明确的冀求了。主要是受旧小说的影响。
“书香门第”给予我最明显的“烙印”是较一般孩子过早地获得书本知识。我虽系孤儿,但叔伯兄弟姐妹却很多,在大排行中我属最小,因而从小备受兄姊们的宠爱,从牙牙学语时,他们便教我读书习字;我很小时已能阅读诸如《三国演义》、《隋唐演义》、《说岳全传》、《七侠五义》等通俗小说了,书中的才子佳人对美满婚姻的追求,开始给我以启迪。在懵懂中我逐渐模拟出未来妻子的形象:一个容貌端庄、知书明理、三从四德的大家闺秀。我母亲同属名门之后,目光所及,也和我大体相同,故在我的婚姻上多有所挑剔,总认为,我们家虽属平民百姓,但祖宗余荫犹存,一般农家女是配不上我的,加上我小时念书的天资尚可,屡受师长表扬,认为未来必成大器,这亦为母亲在挑选儿媳妇的天平上增加了砝码。因此,童年的我在婚姻上便有“高不成、低不就”之议。
直到十岁那年,我的婚姻尚无着落,这在我们家乡“有身份”的人家中是少见的。我母亲也有了危机感。每见到亲朋好友,总要提及此事,希望帮助我找到一个“合适人家”的女儿做媳妇。
合该我地“红鸾星”动,不久便有一位“有身份”的媒人来说亲了。此人系我的那位正在私塾里教书的表伯父。他是我祖母娘家的侄儿,父亲在世时,这对表兄弟友情甚笃,因为常来我家走动,二人相对而酌,一醉方休。父亲故世后,他仍经常看望我们母子,来后,总是抚摸我的脑袋爱怜地说:“呵,孩子长这么大来,快熬出头了。”后一句是对我母亲的安慰,当然,也总是顺口问上一句:“说亲没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