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能不能不闹


□ 阿 成

  20岁的韶华之年,浑身冒着青春的火花,他在石油指挥部当司机时也"不务正业"地想入非非。他想写诗想画画,并无意中碰到了一位周围人都要胡思乱想一番的靓女,但在闹到最后一刻的时候,他躲开了她。
  
  当时,我20多岁。
  20多岁是一个人一生中是最不好把握的年龄、心里最没数的年龄,而且是最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年龄。
  从理论上讲,这种年龄有许多需要理顺的地方,观念上的、行为上的、礼节上的,等等(每一点,都可以举出一些活生生的例子和教训),是因为这些事情过于平淡、过于世故、过于庸俗、过于老套,差不多都让前人谈烂了,我这里就不再嗦了。用里嗦的方法和各位看官说事、交流,就不礼貌了。
  当时,我刚刚调到石油会战指挥部。当然,不是去当总指挥,而是到车队做一名司机。坦率地说,就我本人的素质与能力而言,我一生也当不了总指挥,我只能是一名司机,上苍把我派到人世上来,就是安排当司机的。更不是做现在的什么鬼作家。坦白地说,当一名司机是比较容易的,用不着什么城府,什么心计,或者把自己伪装起来(所有的司机都是很本色的),只要手脚配合得协调一点,注意力集中一点,遇到紧急情况,记住打舵刹车就行了。一句话,这是一个不需要奋斗就能学到的"工种",就能谋到的职业(其实,这种所谓的技术比骑自行车还简单,还安全)。我总觉得那种需要奋斗,或者卧薪尝胆才能得到的、抓到的东西,都特别值得沉思和反省。
  在调到石油会战指挥部之前,我是无轨电车司机。哈尔滨的1、2、3、4路无轨电车我都开过。我觉得那是一种有线的束缚,离开天线,无轨车将一筹莫展,像上了岸的鱼。为了摆脱这种让人感到恼火、感到丢人的束缚,我就跑到这里来了。
  我始终认为开卡车不仅仅是自由的,而且是幸福的。
  所谓的石油会战指挥部,在当时,还仅仅是一个指挥部。这个指挥部政要都集中在一个乳白色的帐篷里,外面是40多公顷从精明的农民手中买下的一望无际的庄稼地。就在这片土地上要建一家大型的炼油厂。当时的大模样就是这样,状态还很大自然。已经有不少建材和器材都运到了,不少工号也插桩开槽干地基了。办公楼已经起了一半了(上面插了不少迎风飘扬的彩旗,特别是那种水绿色的彩旗,给人一种特别纯洁,特别浪漫,特别 70年代的感觉)。总之,一切都正在建,基础工程差不多全面铺开了,事情很乱,很恼火,有不少张不切实际的设计图纸需要改。用施工工段长的话说,那些戴眼镜的设计人员都应当在脖子上插上亡命旗,拉出去枪毙!
  我看到它的第一眼,印象也相当强烈,心情相当激动,为此还写了一首二三百句的长诗呢(二三百句!天老爷)。这里我想给各位看官念几句。不过,那个时代的人写的诗不像现在人写的诗,那个时代的诗写得都比较热情、简单、幼稚和天真:"这里原本是一块荒寥的土地/除去几洼幽幽的野水/便是一望无际的旷野/天空的白云在这块土地上悠闲地踱步/杂窳的植物在这块土地上自由地蔓生/狂风/暴雨/在这里频频地演习/黄羊/白兔/在这里缱绻地傲居/……/微微的细雨吟出款款的诗句/深情的春风把希望吹到了这里……"青年人的诗真是傻得可爱哟。......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