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刘心武:文坛老字号,快乐边缘人


□ 鄂 力

[作家素描]

他铺开一张纸,为我开工作单。照例先在左上角写上“烦请鄂力”,我说“不烦不烦”,他就又照例在那张纸右上角几笔勾勒出我的漫画像,最近总把我腮帮子画得吹喇叭似的,催我减肥的目的不言而喻。那漫画像每回都有区别,最近一次是把我的眉毛、眼睛和嘴唇都画得往上翘,非常夸张,也确实反映出我近来格外欢欣的心态。
我是1992年经过吴祖光先生介绍,结识刘心武老师的。作为他的私人助手,我们相处已逾十一年,成为忘年交,从未红过一次脸。
刘老师急脾气。遇到他认为是该做的事,总是马上就做。那天在工作单上开列到第七项,是“烦”我到中国建材工业出版社取他新出的建筑评论集《材质之美》样书,以及落实版税事宜。后半句没写完,来了个长途电话,《羊城晚报》《花地》版的编辑唐朝人请他为自己的小说《变叶木》画3幅插图。刘老师接完电话立刻心猿意马,也不接着开列“烦”我的事项了,直愣愣望着我,让我举起手来,这回他不说“烦”,而是急促的口气:“你右手捏根牙签别动!”正好桌上有牙签瓶,我取出一根满足他的要求,他就立即在那工作单上照我的手势画了速写,递给我看,急切地问:“怎么样?”我说:“不像要剔牙,倒像是要给人掏耳朵。”他站起来,像孩子一样拍手,高兴得不行,宣布马上来画那插图。
是我把他那篇5000字小说给唐编辑寄去的,这回电话也是我先接的。我知道《花地》发表占据整个副刊版面的小说,一个月里最多安排两回,他那篇《变叶木》人家明确跟他说要等到8月才发得出来,还有一个半月呢,急个什么!我劝他的话没说完,他就已经去取来了作画的纸笔,兴冲冲地说:“灵感降临,岂能错过!”于是凝神构思少许,便挥笔画出了第一幅,画的是小说里的那个老教授枕着自己胳臂,让小说里的那位男家政员给掏耳朵。他把被掏的耳朵夸张得像个小碗,我看了咯咯笑,他自信地说:“鄂力笑,喜报到,这幅肯定能用了!”
居然很快就画得三幅,后两幅画废了两回,但总共也没用多少时间。于是,那天“烦”我的事项里,就多了一项“将插图寄唐朝人先生”。
刘老师为自己小说画插图,已经不是新鲜做法了。1992年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的小说集《京漂女》,封面、插图就都是他画的。今年春天由台湾二鱼文化事业公司出版的小说《泼妇鸡丁》,以及夏天马上就要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的最新小说集《站冰》,插图也都是他自己画。刘老师一般不用宣纸和毛笔作画,他经常是用油性笔在复印纸上画漫画风格的线画。
台湾联经出版事业公司发行人刘国瑞先生看到刘心武一幅水彩写生的照片后,写信来表示欣赏,问能不能“价购一幅收藏”?给刘国瑞先生寄出回信也是那天他“烦”我的一项事情,我说:“您这下真可以称自己为画家了!”他说:“咳,什么家不家的,我喜欢罢了!人家看了喜欢,我更喜欢!”他回信给刘国瑞先生,表示愿意把那幅画无偿地奉送,只是邮寄不便,9月联经派人来北京参加书展,届时可烦他们将画带到台湾去。......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