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县长审驴


□ 郑学伟


民国初年,山东某县大张村有个无赖叫张三。他吃喝嫖赌,无恶不作,还经常出些损招欺负老百姓。
一天,张三牵着一头母驴在村里转悠,转到村西头时,突然看见寡妇李腊梅正坐在门口做针线活。张三急忙凑了过去,嘻皮笑脸、闲话淡话地说了一通。李腊梅是一个正经人,知道张三的德性,所以不管张三说什么,她都装作没听见。
一看李腊梅不答理自己,张三又气又恼,就去和李腊梅拴在门口树上的一头公驴说话:“我说驴大哥,你想不想讨老婆呀?你要是想的话,我这就去给你找一个来。”说着,就把他的那头母驴牵了过来。说来也巧,他的那头母驴正发情,一见到公驴就显得特别兴奋。那头公驴也嗅到了母驴身上的气味,几分钟后这两头驴就“亲热”起来。见此情景,张三乐得手舞足蹈,李腊梅却羞得满脸通红,连忙起身回到屋里。
“哎,哎,小嫂子你别走呀,你看它们干得多快活,咱俩也快活快活吧!”张三说着就去追李腊梅,李腊梅气得一下子把大门关上。张三一看推不开门,就用脚使劲踢,“砰砰”的踢门声把左邻右舍都给引了过来。张三不但不害怕,反而更来劲了,大声说:“大爷大娘们,你们都来给我评评这个理:我那母驴是一个‘黄花大闺女’,让李腊梅的公驴给‘开了苞儿’,我能吃这个亏吗?我要向她李腊梅讨个公道!”
这时,人群中有个人称王二爹的老者一看张三耍赖,就站出来说:“张三兄弟,我是李腊梅的二大爷,你有什么事就对我说吧!”
张三乜斜着眼看了王二爹一眼,不怀好意地说:“老爷子,跟你说也可以,只是你能替李腊梅作主吗?”
王二爹以为张三是想诈几个酒钱,想给他几个钱把他打发走就算了,于是回答道:“能!你说应该赔你多少钱才算是公道吧!”
“什么?赔钱?”听到这,张三笑了,“我张三可不是个往钱眼里钻的人,我要的公道难道用钱就能摆平吗?”
“那你到底想咋样?”
“我不想咋样,只想和她李腊梅睡一觉!”
听到这,人群中一下子像炸开了锅,谁也没有料到张三这个无赖要讨的“公道”原来是这个!“不要脸!”“简直是畜生!”围观者骂声不绝于耳,王二爹更是气得浑身发抖,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怎么样啊?老爷子,我的这个要求不过分吧?我家的母驴是个‘黄花大闺女’,那李腊梅却是个让人睡过的寡妇,说起来我还有点吃亏呢!”
王二爹深知和张三这个两条腿的畜生再也无理可讲,于是一面派人去县府报案,一面对屋里的李腊梅说:“我说他婶子,咱们还是见官吧!”
一听说要见官,张三顿时吓得浑身发抖。原来张三听说最近县里来了个新县长,为人公正廉明,上任没几天,就审理了不少大案要案,深得百姓称赞,所以张三一听说要见官,马上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可是蔫归蔫,却并不想认错,硬撑着劲说:“老爷子,县长大人公事都问不过来了,还会管这鸡毛蒜皮的小事?再说了,这公公母母的事,一个寡妇在县府里又如何说得出口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故事林》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故事林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