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怀念我的同学萧薇


□ 胡念邦

我的一个叫萧薇的初中同学4年以前死了。她死的那天晚上,在她住的那所房子里,传来她与丈夫的争吵声,到深夜时分,声音突然消失。然后,到了早晨,殡仪馆的车来了,把她拉走了。说她上吊自杀了。
这是我母亲告诉我的,母亲与她同住在一条街。她老人家还说了一个细节:萧薇那16岁的女儿竟然没有哭。她女儿的年龄,正是她和我们一起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课时的年龄。
我突然从中看到了时间的残酷性,如果萧薇的死讯在35年前某个早晨传来,全班同学都会感到无比震惊,那个早自习肯定是上不下去了。大家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断地说这件事。坐在我课桌前排的这个又瘦又小的小女孩突然不来上学了,她死了,她自杀了。这样的事会让每个同学都无法接受。
是时间让我们接受了许多原本不能接受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上,我们越是活下去,越是明白:原来,最终是时间改变了我们的一切。55年之后,听到萧薇死的消息,我只是微微地有些惊讶。而其他同学竟连这惊讶都没有了。在最近的一次同学聚会上,我提到了这件事,大家只是“唔”了一声,然后继续喝酒。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的兴国憋不住了,他瞪起眼,大声说道:你们看前天的晚报了吗?萧薇可能是被谋杀的!他一边说,还一边去拿他特意带来的那张报纸。
据心理学家说,判断一个人是否进入衰老状态,有一些这样或那样的检验标准,其中有一条是:这个人是否不再读侦探小说了。按这个标准,我在那天晚上的酒宴上看到的是,同学们的确都已经老了。
萧薇在班里基本上不说话,不得不说,也只是说一句,那声音细小到勉强能听见。课堂5年,她一直坐在我的前面。3年里听到她说的话大概一共不会超过10句。也不记得老师在课堂上提问过她,尽管有时她也举着瘦弱的手臂想回答问题。课外时间,她好像也没有与哪个同学有过什么交谈,别人和她说话,她只是微微一笑。她留在我记忆中的整个形象就是四个字:无声无息。那是一个如火如荼的年代,在班上,每个同学都努力要把自己搞得革命气氛浓浓的,做到这一点的最好途径,就是多说话:在主题班会上说,在学习小组里说,在和团干部交心时说,用说来表白自己。不说,会被指责为不愿暴露思想。可萧薇好像是一个例外,她极少说话,从不发言,也没有人去关注她。她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心平气静地游离在班级大大小小的事件之外。
喜欢悄悄生活的萧薇,最后竟然是在与丈夫的激烈争吵声中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完全想像不出她大声喊叫的样子。那是无法想像的。
母亲说,他们一直吵到半夜,最后,德浅的媳妇发出的哭喊声不是个人动静,全楼都听到了。
德浅,是他丈夫的小名,他的大名叫朱建设。
中学生活在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就被终止了。在一个炎热的下午,校园突然陷入了混乱: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在以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全班同学四分五裂,分成了好几派,离开学校时,竟连一张全班的毕业纪念照都没有留下。萧薇从一开始就在大家的视线里消失不见了,后来得知,她是随着父母被遣返到农村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