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黑耳朵


□ 果奶格格

  像一片叶子在日光中伸展,像一朵云从湖水的一头踱到另一头,当树林里的叶子从绿变黄,并且像毯子一般铺了满满一地时,比姆就该五岁了……它的主人林老从橡树下捡起一枚榛子时,不禁想到。
  比姆是一只优秀的塞特大,聪明机敏,很小就能根据林老的语调和口气分辨他心情如何,林老喜欢叫它“小傻瓜”或者“孩子”,比姆自动把这两个称呼列为亲密的语气,会高兴地蹭上去。只是可惜,比姆虽为纯种名贵猎犬,可是却永远不能获得种族证书——它是白化品种。
  比姆很不幸,它生下来就是这样的:身上的大部分皮毛是白色的(退化的表现),还带有浅棕色的大斑点和隐约可见的棕色小斑点。只有一只耳朵和一条腿是黑色的,另一只耳朵是较浅的棕黄色。它有一对深褐色的聪慧的大眼睛,下面布满着小斑点。当初就是因为这一点,它差点被从狗窝里给扔出去溺死!可是,林老听说了这件事后,便求狗主人把这只被判了死刑的小狗送给他。后来,他们成了彼此的朋友、生活的伴侣。
  林老和比姆有一套语言,比如林老最常说的“不许动”,一听到这三个字,比姆就会趴下来,一动都不动。林老只要一叫“比姆”,它就会走过来,把鼻子放到主人暖和的手心里。林老说“去吧去吧”,它就可以去玩耍了:“回来”和“卧下”的指令很清楚;“UP”就是跳起来:“找吧”就是找块藏起来的骨头:“靠边”就是在主人旁边走,但只能在左边……比姆也喜欢和其他小狗交流,喜欢嗅彼此的屁股。有一次,比姆就在草地上遇见一只黑色的卷毛小狗,
  比姆凑上去问:你是谁?公的还是母的?对面的小黑母狗回答:你自己都看见了,还有什么可问的?这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相遇,谁知道却为后来的相见埋下了伏笔。
  这天早上,林老套好比姆的项圈,正打算带它去散步时,院子里来了一位陌生男人。
  “听说您有一只狗,”陌生人开始说,“有人到我这里来告状了,您瞧。”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给林老。
  林老一边读一边生气,“这简直是胡说!比姆是一只温顺的狗,从来没有咬过人,也不会去咬人,它是一只有教养的狗!”
  陌生人说:“我们还是让上告的人来谈谈吧。”不一会儿他就领未了一个胖胖的大婶,她用尖细的嗓子喊:“它想咬人!咬人……差点就咬了!”林老打断了她连珠炮似的话,“比姆,把拖鞋给我拿来。”
  比姆叼来了拖鞋,并且等到林老脱下了皮鞋,它又叼走了皮鞋……
  那个陌生男人看得鼓起掌来,直叫:“做得好,做得好,聪明的狗!”他又转过头去恶狠狠地对女人说:“它根本就不会咬你的!这么聪明的狗……你在诬陷它!”
  风波暂时平息了,可是这不过是为后来的磨难拉开的小小序幕。
  这一天,林老与比姆散步回到家中,觉得有些疲倦,连晚饭也没吃就睡下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比姆发现主人白天也越来越长时间地躺着,而且经常痛得直哼哼。有一次,比姆蹲到主人床边,听见主人用微弱的声音说:“我不舒服,比姆,我不行了……弹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探索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探索地理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