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会说杭州话我“卯”自豪的


□ 袁 立

老师常说,这同学文章写得卯好的。我们那时也觉得自己的普通话讲得卯好的……
今天在网上浏览的时候,瞧见一条新闻:《汉字简化方案》和《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发布50周年。现在全中国一半以上人口会说普通话,普通话的流行让大家交流方便了许多,不过也有人担心一些地方的方言可能会消失,着急的人已经嚷着要保卫方言了。
忽然想起自己在北京没什么用武之地的杭州话,只有回家的时候,或者给爸妈和弟弟打电话的时候才能派上用场。又很羡慕香港演员,可以用自己最熟悉的母语演戏,那多自如啊!当然演得好了!上世纪30年代周璇在电影里说的软软的上海普通话,不也挺好听的吗?而我自认为挺字正腔圆的“先生”,还总是被人笑,说我不标准,真是,没天理啊!
每次去北京的杭州饭馆吃饭,一上来我总要跟服务员说上一串杭州话,那句句都是真情流露。只可惜多数饭馆的服务员都不是我们杭州人,我说了半天,也是白费,他们听不懂,也不能做回应。运气好的话偶尔能碰上个领班是杭州人,我高兴得要命,赶紧说我是地道的杭州人,让领班跟厨师招呼一下,口味就按照杭州人习惯的标准,千万别重了。
回家的时候,一开始也说普通话,我同学总让我别说普通话了,我就赶紧改口,我也挺愿意说杭州话的,这样聊天的时候没有距离感。不过呆在北京时间长了,他们说我的杭州话说得不如从前好了,可我自己感觉还可以嘛!在家里,我爸爸说的是一种夹杂着江苏话、杭州话、上海话和普通话的混合话,妈妈说纯正的杭州话有时加一点普通话,最逗的是我弟弟,他在英国留学,每次通电话,以为他怎么也要跟我拽几句英语,想不到电话那头永远都是杭州话缓缓地漂过来。我总觉得他这英语是白学了,学费也交得冤枉啊!
其实我说杭州话感觉还是“卯”自豪的,杭州话在南宋的时候是官话,杭州话里有很多词汇就是沿用了几百年,很有历史感的。比如把男的统称为“老倌儿”,小孩子都叫做“小芽儿”,跟文言文一样,生动又有意思。南宋从开封迁都到杭州,也迁来了很多北方人,所以杭州话和无锡、宁波、上海、常州那里的吴侬软语并不相象,而是有几分硬气的,像我们杭州的女孩子,个性其实也是硬朗的,这是被语言决定的性格。
对那些着急要保护自己方言的人我也能理解,像是被列为文化遗产的一些地方戏曲呀方言的,如果有一天真的消失了,该多可惜。回杭州的时候看到很多小朋友上的是双语幼儿园,上课学的是英语和普通话,都是南方小孩,普通话说得标准极了,但到家里也不会讲杭州话,多少有些可惜,其实都学会也不难,小孩子接受能力多强啊!我上小学中学的时候,老师都讲杭普话(就是杭州普通话),普通话里带一些别的地方人听不懂的杭州词儿,比如前面用到的“卯”……,就是很……的意思。老师常说,这同学文章写得卯好的。我们那时也都觉得自己的普通话讲得卯好的……
头脑里一直印着最喜欢的一幅景象——小时候,窄窄的弄堂里挂满了各家晾的衣服,好像万国旗,还有自制的咸肉、咸鱼,烧煤球的炉子上炒着好香的菜,不过炉子就摆在家门口的路上,要过去的话你还得侧侧身……杭州话就穿插在这景象里,好听!真的好有生活气息……如今大家都搬进公寓里,美好的场景也一去不回了。
我知道最早的杭州话发源于吴山脚下,住在那里的七八十岁的老人讲的很多“深奥”的杭州话,我们都听不懂,估计是杭州话的专业八级,要是我们再不讲,也许有一天下一代人连我们说的简化过的杭州话都听不懂了……想着想着,还真有点担心杭州话的未来了,要不也发动大家保卫一下?
心里老有个设想,中国所有上星的地方电视台都用本地话播节目,那该多有意思!
责任编辑/苏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