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艾香


□ 张 茜

农历五月,黄河沿上的晋东南平原比往日更开阔了,麦收后,地里的麦茬子在毒辣辣的日头下闪着硬刺刺的光芒。婆娘们敞着怀扯长了脖梗叫唤,狗蛋,屎娃子!别到麦茬地里耍,鞋子戳烂了!娃子们玩性重,故意跑到地里踩麦茬,听响声儿,嚓嚓嚓,麦茬儿龇牙咧嘴倒下了。
艾香——
小女孩麦苗快活地叫着,加入踩麦茬的队伍。
跑在最前头的那个丫头应了一声,回头招呼:麦苗,快来呀!
艾香扭过来的是一张红扑扑的带着一丝野性味儿的小脸蛋。
这张脸蛋一直留在成年后的麦苗的记忆里。
艾香顶上有一个姐姐,和麦苗上小学时又有了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她爹没本事身子懒,娘也懒,家里牺惶得厉害。数九寒天,棉袄里儿稀烂袖头翻着黑棉花,冻得小脸盘紫青,两腿紧紧交叉着直哆嗦。但艾香爱笑,脸盘上有很深两酒窝,笑起来很羞涩,眼睛水汪汪闪着亮儿,活脱脱一对葡萄眼。
念完小学考初中,麦苗以全乡第三名的成绩进了重点中学,而艾香成绩可怜,便回家跟她爹种地去了。她爹说,种地小了点,还没锨把高。她娘说,做针线活儿吧。艾香的针线活出了名,纳的鞋底儿平展光洁,针脚匀匀称称,捧在手里很是周整。暑假里,麦苗学着她拔针,没几下,捏针的指头蛋儿就拉了一条细槽,又烧又疼。艾香唏嘘唏嘘地帮她吹着,说:你不惯,手没劲儿,赶明儿有了意中人我替你做。去你的,我才不要呢!麦苗的脸羞成了红苹果。
说话间,艾香鞋没脱上了炕,翘起两脚跪到叠好的被子跟前,摸出一块白布,神秘地说,我用它缠裹身子,一点儿都看不出来。麦苗一愣,勾了脖子看自己的胸部,抿嘴笑了。
娘来找,麦苗跟着回去了。闪开娘的眼,麦苗在娘的针线箩筐里一阵乱翻,脱下小袄比比划划,踩起了缝纫机。黑夜里,麦苗穿着头一件自做的小胸衣,两手抱在胸前甜甜地睡了,梦里咧着嘴笑了好几回,娘刮鼻子都没醒来。
春去秋来,屋檐下的燕子飞走了,撑破皮的玉茭穗儿堆了一院子。霜白的月光下,全家人围着玉茭堆哧哧扯着玉茭皮儿,扯开了皮辫成辫子,明儿早就上架了。清甜的玉茭香和着透凉的潮气把衣服都打软了。
玉茭搭上了架,没啥要紧活,就闲了点,麦苗和艾香凑到了一块。艾香说,学校怎么样?有没啥新鲜事儿?麦苗说,有人晚自习藏在小河堰上谈恋爱被人看见,传得满校园飞,羞死了。给你看样东西,艾香说着递给麦苗一本皱巴巴的书,手抄本《少女之春》,翻了两页,麦苗火烫般扔掉了。
你怎么看这个?麦苗倒着气儿。
好看呢!艾香神秘地笑笑,拾起地上的书,捧在手里。
麦苗想,肯定出了什么事儿。
果然。艾香告诉她,那夜去看露天电影,金宝给了她一包葵花子,带着她去了后坡瓜地,把她和满地的西瓜摁在了一块儿,血一样的西瓜汁染红了她的裤子,染红了瓜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