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艾香


□ 张 茜

农历五月,黄河沿上的晋东南平原比往日更开阔了,麦收后,地里的麦茬子在毒辣辣的日头下闪着硬刺刺的光芒。婆娘们敞着怀扯长了脖梗叫唤,狗蛋,屎娃子!别到麦茬地里耍,鞋子戳烂了!娃子们玩性重,故意跑到地里踩麦茬,听响声儿,嚓嚓嚓,麦茬儿龇牙咧嘴倒下了。
艾香——
小女孩麦苗快活地叫着,加入踩麦茬的队伍。
跑在最前头的那个丫头应了一声,回头招呼:麦苗,快来呀!
艾香扭过来的是一张红扑扑的带着一丝野性味儿的小脸蛋。
这张脸蛋一直留在成年后的麦苗的记忆里。
艾香顶上有一个姐姐,和麦苗上小学时又有了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她爹没本事身子懒,娘也懒,家里牺惶得厉害。数九寒天,棉袄里儿稀烂袖头翻着黑棉花,冻得小脸盘紫青,两腿紧紧交叉着直哆嗦。但艾香爱笑,脸盘上有很深两酒窝,笑起来很羞涩,眼睛水汪汪闪着亮儿,活脱脱一对葡萄眼。
念完小学考初中,麦苗以全乡第三名的成绩进了重点中学,而艾香成绩可怜,便回家跟她爹种地去了。她爹说,种地小了点,还没锨把高。她娘说,做针线活儿吧。艾香的针线活出了名,纳的鞋底儿平展光洁,针脚匀匀称称,捧在手里很是周整。暑假里,麦苗学着她拔针,没几下,捏针的指头蛋儿就拉了一条细槽,又烧又疼。艾香唏嘘唏嘘地帮她吹着,说:你不惯,手没劲儿,赶明儿有了意中人我替你做。去你的,我才不要呢!麦苗的脸羞成了红苹果。
说话间,艾香鞋没脱上了炕,翘起两脚跪到叠好的被子跟前,摸出一块白布,神秘地说,我用它缠裹身子,一点儿都看不出来。麦苗一愣,勾了脖子看自己的胸部,抿嘴笑了。
娘来找,麦苗跟着回去了。闪开娘的眼,麦苗在娘的针线箩筐里一阵乱翻,脱下小袄比比划划,踩起了缝纫机。黑夜里,麦苗穿着头一件自做的小胸衣,两手抱在胸前甜甜地睡了,梦里咧着嘴笑了好几回,娘刮鼻子都没醒来。
春去秋来,屋檐下的燕子飞走了,撑破皮的玉茭穗儿堆了一院子。霜白的月光下,全家人围着玉茭堆哧哧扯着玉茭皮儿,扯开了皮辫成辫子,明儿早就上架了。清甜的玉茭香和着透凉的潮气把衣服都打软了。
玉茭搭上了架,没啥要紧活,就闲了点,麦苗和艾香凑到了一块。艾香说,学校怎么样?有没啥新鲜事儿?麦苗说,有人晚自习藏在小河堰上谈恋爱被人看见,传得满校园飞,羞死了。给你看样东西,艾香说着递给麦苗一本皱巴巴的书,手抄本《少女之春》,翻了两页,麦苗火烫般扔掉了。
你怎么看这个?麦苗倒着气儿。
好看呢!艾香神秘地笑笑,拾起地上的书,捧在手里。
麦苗想,肯定出了什么事儿。
果然。艾香告诉她,那夜去看露天电影,金宝给了她一包葵花子,带着她去了后坡瓜地,把她和满地的西瓜摁在了一块儿,血一样的西瓜汁染红了她的裤子,染红了瓜地。
天塌了!麦苗觉得毛孑L和头发一根根竖了起来,手脚冰凉。回到自家后院,紧紧搂住茅房前的老桑树,使劲喘气。一阵秋风肆意掠过,紫红的桑葚子无声地掉落下来,泥泞细软的地上便嵌进了无数惊讶的眼睛。
麦苗蔫了,一天到晚都使着眼睛说话,问十声回不了你一声。娘急了,苗呀,你成天眨巴个大眼睛,嘴巴胶水粘住了?爹说,你懂啥?那是书卷气。只有麦苗晓得,自己的心是被破碗块儿划了,划成了碎块块,敲不出亮声了。
若干年后,麦苗已经在南方的一座城市当上了白领,有时还会被一个问题缠住:如果艾香跟她一样上了初中,那她还会对一包葵花子动心吗?
麦苗初中毕业时,艾香出嫁了。那天,麦苗一大早就赶了过去,撩开艾香的炕帘子,浓香的脂粉味儿冲了满鼻子。艾香梳得油光的头上戴着粉红色的纸做海棠花,脸上打着厚厚的白粉,眉也描了,嘴也抹了,一身红衣耀人眼睛。只是炕棱上的一双猩红皮鞋看上去很硬很冷,麦苗打了一个寒战。
艾香抓着麦苗的手,眼泪突突滚落。他是个半憨子,我打听过了。我娘收了他家的聘礼,两个弟弟有钱念书了……“我们亚洲,山是高昂的头,我们亚洲,根也紧相连……”院子里响起了雄壮的洋鼓洋号声,艾香麦苗电击般四目相对。姐姐!姐姐!接亲的人来了!艾香妹妹噔噔噔跑进来报告。艾香从炕上站起来,从容地拿起针线,临行密密缝,将湿了前襟的大红袄缝好,红布裤腰带绑了一条,又绑了一条,再绑上一条,然后走到窗户前,啪!啪!啪!砸开了窗户纸。窗户纸儿破,新娘要离窝,钻进女婿新被窝。娃娃们嚷着,讨着喜糖,簇拥着新娘坐上了新郎的自行车后座。
洞房是新的,炕上炕下的家什全是新的,一股股呛人的油漆味包围着缩在炕角的艾香。窗外黑得像被布蒙上了,支着大锅的灶火还没完全熄灭,忽明忽暗像坟地上的鬼火。新郎半傻摸索着凑近了艾香,走开!艾香胡乱抡着两臂大叫。半傻赶紧退下炕,蹲在了炕脚下,脱下一只新鞋,垫到屁股底下,头埋进胳膊弯里不吱声了。时间一长,冻得受不了,半傻又蹭到了炕棱边,黑暗中艾香抬起脚就踹了过去。好,好,我下去,半傻只好又蹲回了原地。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