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小说二题


□ 谢素军

  孩奴

  杨老师其实不是老师,严格说来,他只是小镇一个无所事事的账房先生。那个年头,很多人都出去闯荡,不少人还闯出了点名堂,煞是令人艳羡。有好心人也劝杨老师,出去看看,你瞧,那些没读过书的都风光了,你再怎么说也是镇里的秀才呀!这个时候,杨老师既不会反对,但也不会点头,他通常是一个人默默地回到自家那间破房子,不露声色。

  破房子虽然破了点,但却无时无刻不充满着欢乐,因为里面住着七个孩子,那都是杨老师的孩子,只要孩子们一喊爸爸,杨老师便会忘记一切忧思愁绪,露出灿烂的笑脸。镇里人都说,杨老师这辈子,那是被孩子给拴住了。

  我打心底不同意这种观点,在我眼里,杨老师至少是快乐的,这或许只是他想要的一种生活方式,出外闯荡,即便穿金戴银、腰缠万贯,那又怎比得上自己的七个孩子绕着歌唱幸福!

  如果我的想法是对的,那这个故事就没必要讲下去了,如此你一定会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你想知道,请看接下来的情节。

  那个画面是我亲眼所见,七双眼睛,那是死死地盯着门槛,很显然,他们是在等着杨老师出现。那个时候,正当中午,阵阵饭香飘来,你或许不信,最小那个孩子竟然拿着一片树叶往嘴里塞。

  我很后悔当时没有做点什么,但我也庆幸自己没有做什么,正因为如此,我才可以看到接下来的精彩一幕。

  那个稍大的孩子终于忍不住了,对其他几个嘀咕一阵,便出门去了,你是不是觉得那孩子去偷吃的去了?不怕告诉你,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惜,结果不是,那是一件比偷东西更刺激的事情。

  我就躲在墙角,虽然我听不到孩子们说了什么,但我看见他们在收拾灵台,还在一个地方贴了个歪歪扭扭的丧字。院子里人也越来越多,但却异常地沉寂,我们镇的刘老先生竟然还说了一句话,我说这几天怎么没见杨老师,没想到竟然走了。哎!这群孩子可咋办呐!

  我心头一惊,原来杨老师去世了,这么大的事镇里人竟然不知道,这不荒唐嘛!这么说来,大家应该已知道,刚刚那稍大的孩子应该就是去给镇里人报丧了。来人都对着那个“丧”字鞠躬,然后把手中的粮米油面递给孩子们。那些小家伙显然有点紧张,激动地说,谢谢叔叔阿姨,我会叫爹亲自还给大家的。众人一阵哆嗦,慌忙摆手,不用还不用还,这是大家一片心意。

  我没想到气氛会愈发悲怆,说实话,杨老师是个好人,我曾听母亲说过,杨老师命苦,是个孤儿,好不容易自立了,却被这群孩子拖累了,简直就是个孩奴。你们一定会问,孩子的母亲哪去了?告诉你,我也问过,母亲是这样回答的:杨老师没结婚过,那些孩子,都是他在外面带回的孤儿,哪有什么母亲呀!

  我是打心底佩服杨老师的,所以才会对这群孩子这么感兴趣。然而,杨老师却走了,太突然了,突然得让我无法相信,你是不是跟我有同样的感觉?如果是,那我告诉你,接下来的画面更感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