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冬日里的女子


□ 恺 蒂

  一八九四年冬日,多灵顿广场三十号。褪了色的维多利亚老屋,在冷风中更显衰落。克丽丝蒂娜坐在椅背半圆形的扶手椅中,已是许久未出门了。从窗口望去,是几棵干树,半方枯草,行人匆匆而过。她抿着的嘴唇微微上翘,是依然对什么都不屑一说?她深邃的眼睛目光冷冷,是一如既往的孤傲?她纤细的身材一袭黑衣,仍旧是先拉斐尔百花园中若隐若现黑斗篷的寻常姿态?她向来拒绝介入的人世离她更远,过早落下的暮霭重重,她渐渐变成窗帘后的一道阴影。窗外下着雪,她的心比雪还冷,被人忘怀或被人记念对她来说都无关紧要,只有层层雪雾尽头的天堂仍可令人企盼,至爱的亲人们大多都已在那边,这个寒冷的世界,已没有什么能让她留恋了。
  父亲在世的岁月已是很久远的记忆,相依为命的母亲辞世,也已是八年;挚爱的大姐早已奉身为尼,然而她黑袍裙边最后一次在修道院中曳地而过,那是十八年前,长兄但丁·加布里尔风流倜傥,光华一时,也终于十二年前散尽诗情,撒手西归。还有那几位曾与自己似有情意的,最终都是水云天际各一方,剩下的,仅仅是无名指上那枚查尔斯·卡莱的遗物,冰冷的寒气刺骨,似乎是对自己一次次拒绝的报复。只有任劳任怨的二哥威廉常来看她,嫂嫂露西去世已是半载,二哥已不再带来令人欣喜的消息,能说的只是些前尘旧事,这样的闲聊,也不会维持多久了。
  
  然而,童年的欢声笑语,冷不防仍会从记忆的深处钻出,五十多年前的夏洛蒂街上,罗赛蒂一家总是最热情好客的。街虽只是黑乎乎缺少阳光的小街,然而,那些意大利餐馆、教堂、驾驶学校,还有从家乡流亡而出的意大利人,仍可以不停地说话、争论天空中洒满了快捷如音乐般好听的意大利语,巷角墙缝里都弥漫着好闻的香料甘草的味道,这条伦敦老城深处的破街便时时洋溢地中海边特有的热情与温暖。加布里尔·罗赛蒂(Gaberiel Ros-setti)因政治原因从那波里流亡到英国,在伦敦大学的国王学院中任拉丁语及意大利文学的教授,是学者、诗人、肖像画家。他的妻子弗朗西丝(Frances)的娘家亦是书香门第,她的舅舅曾是拜伦的挚友兼私人医生,陪伴着诗人游览意大利。加布里尔年长弗朗西丝十七岁,他们于一八二六年结婚,便连着生了四个孩子:玛丽雅·弗朗西丝卡(MariaFrancesca),但丁·加布里尔(DanteGabriel),威廉·迈克尔(WilliamMichael)和克丽丝蒂娜·乔治雅娜(ChristinaGeorgina)。这个家庭热情、活泼,爱聊天,充满爱心。父亲总是时不时地把街上路过的意大利人邀至家中,喝茶喝酒,海阔天空。孩子们从小就同时使用意大利语及英语两种语言,小心地咬着英文字,却又时不时故意露出些意大利口音,异国情调成了一种逗乐的游戏。看戏看歌剧,自己也在家中置起舞台道具,表演起一些有趣的小故事,读书,画画,写作,更是日常生活的必须。四个由古雅的书籍经卷及热烈的阳光笑语伴着长大的孩子,都是早熟、聪明、可爱。但丁·加布里尔诗情难收、画兴更盛,威廉温柔敦厚,钻研古籍及理论,最小最受娇宠的克丽丝蒂娜,从小就是家中的诗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