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人行》


□ 徐则臣


徐则臣1978年生,江苏东海人,在《当代》、《人民文学》、《钟山》、《山花》、《天涯》、《莽原》等刊物发表作品50万字。部分作品被《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散文选刊》等刊物转载。现为北京大学中文系硕士生。
1

佳丽搬进来的那天,康博斯和班小号都瞪大了眼。他们想过可能会搬进来一个女同胞,但没想到是这么个年轻漂亮的女孩。那女孩刚进院门,康博斯就斜着眼睛对班小号笑,他赢了。按照此前的约定,今天晚上班小号要请他到“东来顺”吃火锅了。吃火锅的时候小号有点不情愿,后悔打了赌,赌什么赌呢,谁住进来也不过都是一个房客。康博斯说,别有情绪,想想以后就能和一个美女生活在一起,请顿饭值啊。小号说,当然有情绪,就是满院子都住上美女,跟我有什么关系。
“看看你这人,没情趣了吧,还北大的厨师呢。”
“又不是我老婆,关我屁事。”
“不厚道,不关你事还屁颠屁颠地跟人家搭茬。”
“我可是诚心想帮她一点忙,你不要瞎想啊。”
“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康博斯笑了,说,“不就搭个茬嘛,理解,光棍的日子我又不是没过过。问题是,呵呵。”
康博斯觉得玩笑再开就过了,一句话说了半截就打住了。小号脸已经红了,下午的事让他很难堪。本来他的确想上去帮点忙的,但一跟女孩说话他就本能地脸红口吃,一看就像居心不良。女孩雇的搬家公司的小工具车开到院门口时,他们俩都站在阳光底下,拎着热水瓶准备洗头。今天是周末,小号的头发尤其乱,远看近看都是鸡窝。女孩好像没看见他们俩,径直进了院子打开那间朝西的房间,招呼搬家的工人往屋子里抬东西。她自己也从车上抱下来一个带梳妆镜的脸盆架。那东西像古董,有点沉,女孩抱着明显吃力。小号和她的房间对面,站的地方离她也近,就放下水瓶过去帮忙。帮就帮了,他还想说两句,以便把这事弄得自然点。
“刚搬过来呀?”小号说。
“嗯,”女孩好像没有把脸盆架完全托付给他的意思。
“你在哪儿工作?”小号期期艾艾地又问。
“没工作!”那女孩警惕地看了他一眼,“你想帮我找啊?”
“哦,不是,就问问。”
这会儿已经到女孩的门口了,女孩一把将脸盆架夺过来,说:“你忙你的,我搬得动。”
小号不知道哪句话得罪了她,只好像根从里到外红透了的树桩一样站在别人的门前。这样也碍事,那女孩放好了脸盆架出来,见他堵在门口,冷冷地说:
“没事你能站到边上去么?”
小号触电似的赶紧跳过去。康博斯笑起来,觉得他像个失落的猴子。小号看见康博斯在笑,脚心都红了,更像一个失落的猴子了,恨恨地看了康博斯一眼,又把水瓶拎进了自己的房间。他们的头都没洗,人来人往的不方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