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为谁开


□ 冯 慧
花为谁开
作者:冯 慧


  一
  
  汤为唯在儿子启明生日的那天对他说,儿子,妈妈好想好想谈场恋爱。
  启明一边把红酒倒进母亲面前的酒杯一边说,妈,你谈吧,我不跟我爸说……。汤为唯看着眼前这个从她身上采一片心叶割一块血肉取一节肋骨做成的儿子,眼睛湿润了。从儿子朦朦懂事起汤为唯就像对大人一样跟儿子交流,并充分尊重儿子,因此母子之间的关系很多时候都像朋友一样。每年儿子生日的这一天,汤为唯都不惜放下手中任何重要的事情而要跟儿子在一起过。现在儿子已经十八岁了,并且考上了名牌大学,汤为唯看着眼前长大的儿子感慨万千。
  启明端起酒杯对母亲说,妈妈,感谢你十八年前的今天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让我有机会体验人生的精彩。我知道我的生日也是母亲受难日……
  看着懂事的儿子,汤为唯的眼睛有些湿润,她目光凝聚在眼前的酒杯上,杯光中的红酒闪烁着透明的红色,渐渐地化成了血的颜色奔涌而出……
  
  十八年前的今天她在上班的路上突然发作,被同事们紧急送到医院。孩子是横位,汤为唯是难产,产前的巨大疼痛像魔鬼正在一次次地撕裂着她的身体,她痛苦地呻吟着嚎叫着,她要借着身体的疼痛把积压在内心的痛苦一起尽情释放。在产房,她的喊声撕心裂肺声嘶力竭。这声音一直传得很远,产房的护士说汤为唯是她们见过的最能叫的女人……
  汤为唯的叫声让赶来的丈夫都连富觉得有些难为情。他双手抱肩站在汤为唯的面前皱着眉说,汤为唯,你坚强些嘛,你看你叫得多难听。都连富不相信女人生个孩子会这么痛苦这么难,他母亲一连生了他们七个,最后的老七是母亲上茅房时生下的,她自己用牙齿咬断了脐带抱着孩子进了屋,简单得就像她拉了一次大便。而他的老婆生个孩子竟像魔鬼附身一样,到底是城里的女子娇贵些。
  当汤为唯被送进产房,躺在那个曾经熟悉而又陌生的产床上分开双腿时,她的心头一悸突然有了死的念头。她恨自己是个女人恨自己这样苟活着,她发誓下辈子就是变猫变狗也绝不再托生为女人。她疯狂地叫着,祈求上帝让她马上死去,她情愿下地狱也不愿忍受这样的痛苦。突然汤为唯觉得自己的身体被撕开一条巨大的口子,五脏六腑都朝外奔涌着……。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汤为唯昏死过去了。昏梦中,汤为唯来到了一个桃花灿烂的山凹,那一片片灿若云锦的桃花让眼前的世界都是娇嫩粉白如她那美丽的脸庞,山角有一条小溪飘着坠落的花瓣悠然而去。一个声音对她说,落花流水两无情,你这辈子会爱得很辛苦……。她吃惊地问为什么?没有人回答她只有风摇桃枝落英缤纷。
  她和丈夫的婚姻让许多人都不理解,她是小城的一枝花,每天扬着高高的头从街头走过。她那粉白的脸庞像满月一样饱满,她的歌喉如夜莺响彻小城的夜空。许多男人如痴如醉地听着她那婉转的歌声常常想什么样的男人能有福消受这样的女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