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意外之外


□ 尹守国

  一
  十年九旱的辽西,今年好不容易赶上风调雨顺。
  李老疙瘩蹲在自家的地头,腋下夹着一捆莠子,眯着眼睛打量着,心里默默地合计:这片谷子至少打一万斤,西梁的那片黄豆,保底也能出产六千斤,再加上村东头的西瓜、小短笼的苞米……儿子才上初三,前途未卜,房子暂时不能盖,万一孩子考上大学,以后肯定得留在城里,到那时候……二女儿瑞芹虽说还没订婚,但也是眼面前的事,该给她攒些嫁妆了。现在不比大女儿那会儿,陪送得体面些,女儿到婆家后……他想着想着,眼前似乎已经不是绿油油的庄稼,而是黄澄澄的粮食或者大把的钞票了。
  李老疙瘩正在全心全意地想着心事,被身后的说话声吓了一跳。他回头一看,是他的亲家婆于婶。
  在合庄,于婶是夹在王李两大姓氏缝隙间的小门小户,虽然看起来孤单了点,但并不属于弱势。李老疙瘩的大女儿是她的儿媳妇,最初她们一家是扑着李老疙瘩这棵大树从东坎村搬到这来的。两年后,她的女儿又成了村民组长王俭的大儿媳妇,身边又长出另外一棵更大的树来。开始,老李家的这伙人跟她论亲家,后来,老王家这伙人也跟她论亲家。他们都是一边长的垅头,大伙都说她来合庄,是一下子掉到亲家窝里了。
  李老疙瘩问于婶忙啥呢?于婶说没啥事,就是闲溜达,看看地。于婶往李老疙瘩家的地里走了几步,蹲下去,左手扶住一棵谷子,张开右手的大拇指和中指比量起来,边量边不住地咂着嘴。
  李老疙瘩问起于婶家的庄稼啥样?于婶说也挺好的,不过,还是赶不上你们家的。李老疙瘩站起来,也走进地里,他眯着眼睛看着亲家婆,小声地说,你那个亲家组长偷着给你那么多平价化肥,咋能赶不上我们家的,这可真是怪事了。
  于婶环顾一下四周,她说你甭看我家的化肥不少,可庄稼就是不见出息,我东短笼那片谷子,至少比你家的矮半尺。也不光是我家的,连王俭家的也赶不上你们的。刚才我还在想,是不是这平价化肥有问题?
  李老疙瘩没再说啥,他也顺手扯过一棵谷子来,用手轻轻地捋着叶片上边的绒毛,那感觉就像抚摸着孩子睡觉一样。他往远处望了一眼,指着别人家的庄稼说,这莳弄庄稼和你们女人拉巴孩子没啥两样,你得用心去疼它,光让它吃饱喝足还不行,还得让它穿得暖和。你可别小看耪地这事,每耪一遍,就像把被子里的棉花重新弹一回,盖着就舒坦。我这片地,足足耪了三遍,你看这家伙长得,和树苗子似的,这要是晚上静下来,你蹲在地里,都能听到拔节的声音。他把手里的谷子往后扯了扯,猛地松开,那棵谷子倏地一下弹得溜直,像个士兵,正接受着领导的检阅。
  于婶咯咯地笑起来,她说没看出来,你还挺有学问的,道理是这个道理,可现在的庄稼人,都懒得屁股拖着地,谁肯三遍两遍地去受那个累。我们都是拿耘锄溜一遍完事,像你这样肯受累的庄稼把式,合庄怕是不多了。
  李老疙瘩舒展一下额头上的皱纹,略带几分自豪地说,打我这辈往上数,要是论别的,我可不敢说。要是论庄稼地的活,全庄子的人都算上,我也没服过谁。但往后我可不敢保证了,我们家那个小崽子,就是不愿意干活,整天心急火燎地闷着头念书。
  两个人说笑着往回走,边走边唠一些与庄稼有关的话题。在快到庄口时,李老疙瘩再次说起他儿子念书如何用功的事,于婶就压低声音对他说,你可别美得太早了,你还不知道吧?就连二柱学习那么好,都没考上大学。
  徜徉在李老疙瘩脸上的笑意戛然凝固了片刻又奇迹般地复活了。他说你净瞎扯,这怎么可能?于婶回头看看,见路上没人,她把声音提高一些,说那还有错,晌午小柱在我家玩时,亲口跟我说的,说他爹骂二柱一上午了,二柱吓得连中午饭都没吃。李老疙瘩听后还是摇头,说这三年来,二柱最少给王俭造出去两万多块钱,花这么多钱还考不上,那可是白瞎了!于婶说是啊,我也纳闷呢!按说能上重点高中的,考大学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咋到最后掉链子了?
  于婶说这话时,像是突然想起啥事来了,声音变得越来越小,脸上也写满后悔。她慌忙搭讪着岔开,说老亲家,你不是说要盖房子吗?多咱动工?
  李老疙瘩摆摆手,说盖房子不着急,我现在还没打算好。小崽子还在念书,将来啥样还不知道。李老疙瘩说到这儿,也连忙改口说,其实二柱也不算白念,王俭要不是依仗识几个臭字,这个组长,哼,轮八辈子也没有他的份。亲家母,你说是吧?
  于婶没回答,她像是没听见似的。她把目光集中在庄子当中的那五间北京平上。那是王俭家去年新盖的、也是合庄目前为止最气派最豪华的房子。王俭他们四口住东头的两间,她女儿一家三口住西边的两间,两家子共用中间的过道。王俭在盖房子的时候,就跟大伙说过,不用打算着二柱的那份,他以后肯定是上城里住高楼去了,家里也不用再盖房子了,等小柱结婚了,就住他们这两间,他们两口子跟着二柱去城里享清福。如果小柱也考上大学,这房子就留给大柱了。中午小柱说起这件事时,于婶光顾着替二柱惋惜了,没多想。现在她看到王俭家的房子,便突然想起女儿来了,看来王家还得重新洗牌,她女儿住的这两间北京平,怕也不长久了。毕竟她女婿是头大的,王俭要是想分出去一个儿子,按常理一定是大柱他们两口子,他不能把没成家的撵出去。要是那样的话,即使是再给大柱盖新房子,也不可能盖这么好的北京平了。
分享:
 
更多关于“意外之外”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