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首青春的回旋曲


□ 莫 非

其实这个短篇就是一首青春的回旋曲,是由一个名叫“六月”的女性自己唱出的。“六月”自小就爱唱歌,因为她有一个好的歌喉,因为她生活的压抑,因为她需要抒发,需要调理自己的情感。尽管“这个城市不需要她的歌声”,但她还是坚持唱给自己听。
当“六月”还是个小孩子时,家庭的不幸,生活的艰辛,同学的嘲笑,养成了她阴郁的性格,即使在“太阳光下也是通透的寒凉”。
既然是生命,就不愿意无声无息地“钻进泥土”,就要拼命挣扎,希望绽放出花朵。一方面是来自外界的强大制约;一方面是自己顽强而又无力的抗争,这种抗争一次次失败,希望一天天被岁月蚕食,最终(尽管不是生命的终结),她不得不顺应生活的暴力,由一个想离开亭子间,想让自己的歌声“红透上海滩”的小姑娘成为歌厅的歌女,并把自己看成“半寄生的虫子,蠕动在自己也不清楚的地方”。尽管她终于搬出了亭子间,和一个名叫渡边的日本人住进了常熟路的公寓,还一同去了一趟日本札幌,但她丝毫没有得到快乐,她觉得自己就像小狗一样“被人豢养”……
结局是可以预料的,他们分手,就像一场交易的终结。可是对“六月”来说,却是“一朵花,开放了,然后凋落”,既简单,又冷酷的结局。
当然,这个故事不是原样地将“六月”的生活轨迹简单地展示给我们,作者始终在提醒我们思索,之所以“六月”的青春最终变成母亲不幸命运的轮回,它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性格决定命运,然而决定性格的又是什么?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来最终改变命运?“六月”的悲剧究竟是什么?她对生活的抗争是多么的无力、苍白,她的生活目标一开始仅仅是“离开亭子间”,然而,离开后的生活又怎样?不过是成为别人豢养的宠物,住所的扩大,使她更加孤独;她期望获得尊重,得到的是人们对她的离弃。
当一个人的生存目标变得和一只弱小动物相差无几时,无论她多么纯洁,多么善良,她也只能是个现代社会中的低能儿。
当抗争无效时,便走到另一个极端,来个“顺生论”,满不在乎地对待现实的一切,以“参透”的姿态笑对人生。这是一种极为普遍的人生哲学,生活中比比皆是。与其焦躁不安地求索,不如来个清静无为。这种无奈,中国几千年来就一直存在,我们在“六月”的脸上可以寻到祥林嫂的影子,可以觅出阿Q的麻木神态,这种传承延续到现在,我们已不会“怒其不争了”,我们会爆出一声呐喊,然后便低头沉思。小说的力量到此也就扩展到极至。哲学的力量在于透彻真实,文学则进一步张扬这种力度,它展示的是隐藏于生活中的哲学。
我想,这大概是作者想要透露给我们的意思之一。
这篇小说运用了最传统的手法,按照时间顺序将情节一步步推进,故事也随之一幕幕展开。看来古典主义的手法,完全可以编制出一幅美好的短篇锦绣。古典主义和唯美主义并不矛盾,作品在叙事和场景描写时非常注重句子的含量,运用了大量象征性词汇,非常注重句式的色彩,使得小说呈散文化放射状态,这对于表现“六月”这位年轻女性的性格非常有益,使作品始终笼罩在一种忧伤、绝望的美感之中。......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