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难忘沙屯


□ 谢友鄞

  口谢友鄞

  一、前站沙屯

  我胡子拉碴,衣裳翻花,像一条野狗,把腿都走瘸了。我在乡邮电所,往城里挂电话,杂音嘎嚓嘎嚓响,妻子呜呜哭。一晃,我出门两年了。我叫道:“亲爱的,前站沙屯,赶路要紧!”在家时,我爱说妻子爱听的一句话,就是《西游记》上的。赶路要紧!”妻子抽抽咽咽地笑了。我松口气,撂下电话后,把双肘拄在柜台上,等结账。邮电所小娘们儿生张狐狸脸,眼睛黑大,面色粉俏,蛮拿人。她代卖香炯,我要一盒,点燃,深吸进去,耸起肩膀,浑身舒服地一荡。回过身时,惊呆了:放在长椅上的背包没了,里面那台笔记本电脑,攒了我多少宝贝呀,怪不得老婆那么哭!

  我爬山越岭,逢河过桥.遭大雨躲到大树下,住店时包个单间,将素材存入硬盘,短稿哗哗打印出来,满足地塞进邮筒嘴巴里。一路上,全仗它陪伴我,给我打气提神。

  邮电所小娘们眼睫毛扑扇:“啥丢了?”眼睛朝窗外溜去,一个四十来岁的汉子,头戴黑呢礼帽,手里拎着皮匣,龇出焦黄的门牙,笑眯眯戳在路边。

  我冲出去,抢一样夺过我的手提电脑。

  汉子摘下边地礼帽,捂在胸前:“先生,我叫皮洛,沙屯的皮洛。”

  邮电所小娘们儿扒住窗口,啐道:“老皮,死这来祸害人!把俺吓没魂了!”

  我细打量皮洛:罗圈腿,手臂过长,左肩仄斜,好像是挑夫,眉毛隔得很开,天生一副惊讶样儿。我打电话时,叫嚷去沙屯,他大概听见了,从窗外牵出匣子,替我拎包,带路。边地人,热情得邪乎!

  去沙屯不通汽车。我跟随皮洛,瘸腿拉胯赶到沙屯。围屯有道沙土墙,残破起伏,现出二三百户人家,缩肩抱膀拥拥簇簇,一座瘦叽叽的边塞村堡。屯北黄色悬崖似沙峰,足有几十丈高,那边,是内蒙古了。

  我问:“村长家在哪儿?”

  皮洛道:“挂幌儿的就是。”

  临街一排青石房,东头写着“镖局”俩字。西头门前,挑起一对火红的幌子。我疑惑道:“那不是酒店吗?”

  “酒馆,村部,都是村长开的。”皮洛边走边说,“我瞅你像个文化人。俺们沙屯,数村长水平最高.开会三句一个‘他妈的’,念报纸错白字连篇,倒不如他平时说话让人明白。念一阵儿,钻进厨房,从缸里舀瓢凉水,呼呼喝一气,念字让他上火.回来再咕涌。”

  我笑了。浪迹边地,我顶喜欢饶舌的家伙。

  皮洛停步,拧歪脖子问我:“先去看看村长的老爹?老爷子住镖局那屋。”

  我说:“我不是来串门的。”

  “那就见儿子吧,人家好歹是一级政府。”

  我跟随皮洛走进村长家,中间是厨房,两边是卧室。受喇嘛教影响,西方为大,西屋宽敞,住长辈;东屋小,住晚辈。东屋门没关严,透出清雅的香味,我瞄见粉红色被子,地下一双绿缎面拖鞋,箱柜上摆盏香炉,青丝袅袅。“胭花的闺房。”皮洛瞥我一眼,说,“村长的闺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