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欢喜侗寨十八杉


□ 吴治江

  罗林再过十天就满十八岁了,这几天,他的心像被拧着的湿衣服——越揪越紧,因为如果到他生日那天,父亲罗德山还不回来,寨子里的乡亲们将把他的十八杉全部砍完。
  “十八杉”是罗林所属的侗寨的一种风俗。相传在很多年前,这里的山都是光秃秃的,百姓们穷得连孩子都养不活,最后这里人走得只剩下两个小伙子。后来一个姑娘来这里问他俩谁愿娶她,两个好朋友互相谦让,姑娘于是变成了一棵杉树,杉树会说话,她要两人抱住她摇,两人抱住杉树一摇,树种随风飘到大山小岭,第二天遍山都是大杉树,两小伙砍树卖钱娶妻生子。后来,这里只要有婴儿降生,全寨人就每人为孩子种一棵杉树,待孩子长到十八岁时,成材的杉树已足够他(她)婚嫁的费用,人们把这种杉树叫“十八杉”。这种非常环保的风俗一直廷待续至今。
  罗林也有一百多棵十八杉,可那些粗大的杉树很可能不属于他,因为他爹罗德山八年前为了开煤窑,向寨里很多人家借了钱,结果煤矿发生人命事故,赔偿之后罗德山不但身无分文,还欠了乡亲们一大屁股债。罗林十岁生日那天,罗德山给村主任留了一封信,说他出去挣钱还债,如果儿子罗林十八岁生日前他不能把债还清,乡亲们可以砍完罗林所有的十八杉。
  留下信后罗德山连夜出走,从此从山寨消失了,八年来音讯杳无,吉凶未知。罗林跟着母亲艰难度日,初中没念完便辍学回家。八年来,他日思夜想盼着爹回家,眼看只有几天就到他十八岁生日了,还不见爹回来,难道他已不在人世?罗林心急如焚。
  这晚,罗林忽然听见外面的木楼梯有响动,难道是爹回来了?他冲过去打开门,却是村主任张银山,张主任落坐后,掏出一张纸给罗林的母亲说:“罗林妈,这是你男人八年前留给我的信。再过几天就是罗林十八岁生日了,你男人的影子都没见到,寨里的年轻人们早就在磨斧头了。你也知道人们的心思,他们早就认定了你男人是想赖账不还钱,去年就有人要砍树, 是我挡着,这次怕再也挡不住了。乡亲们也不容易啊,就是把罗林那些十八杉全砍完,也只能抵一半的债,大伙当初可都是勒紧裤带借钱给你男人的,想不到——唉!”
  罗林他妈把那信还给张主任,无奈地说:“张主任,虽说我从没念过书,可我也是明理人,是我们对不住乡亲们啊,大伙的心思我都知道呢,如果到时候这冤家真不回来,我亲自带着大伙去砍。不过我相信我男人会回来的。”
  “我也盼星星盼月亮地盼着他回来呢,唉——”张主任叹着气起身告辞了。罗林问母亲:“妈,爹真的会回来吗?”他妈坚定地说:“他走时说他不跟家里联系,他怕乡亲们知道他跟家里有联系,来缠住我们还债,我们的日子就没法过了。他说他挣够了钱就回来!要相信你爹。”
  罗林相信母亲的话。可又是三天过去了,他天天到寨口张望,爹的影子都没见着。这天他回家时,被在溪边磨斧头的二牛一伙叫了过去,二牛阴阳怪气地说:“赖账鬼的儿,你看看我这斧头快不快呀?砍了你的十八杉,看你以后拿什么娶老婆,你就打一辈子光棍吧,哈哈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古今故事报·蓝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