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电梯


□ 陈再见

  ●陈再见

  警察来到车间,伸手要看身份证。二凤说没有,身份证还给人家了。身份证怎么会还给人家呢?有个女警察问。这时二凤看见工厂老板在不远处朝她挤眉弄眼。二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警察也看到了老板,喊,你干什么?老板立刻老实了。二凤说,跟人借的,肯定要还人家啦。女警察有些高兴,像是猜中了某场球赛,说,这么说你没身份证了,你今年几岁?十二。二凤回答得很干脆。以前在村里,每有客人来,拉着她问几岁啦,她也同样回答得很干脆。客人夸她机灵。

  警察可没夸她机灵,警察说她是童工,不能在工厂里做了。二凤赖着不走。警察说,像你这个年龄,应该在家里好好读书,天天向上。可母亲也说了,一个丫头片子,读什么书啊?秀英秀菊没你大都出去打工了。

  二风丢掉了工作。怎么办?犹豫半天,只好打电话给霞姨。。霞姨跟二凤家其实也不是什么亲戚关系,就当年和母亲在同一个农场挑粪,结下了友谊,不管深不深厚,总之就那样走成了亲戚。后来霞姨嫁了个好丈夫,走南闯北,捣腾货物,有了钱,就成了城市人。眼看人家随夫旺了,母亲的小肚肠不免复杂,和父亲动不动吵架,动不动把水勺往父亲头上扣。父亲也不躲不闪,任其扣。倒是二凤看不过去,抢过水勺扔出了大门楼。二凤打小就显得和父亲亲。父母的矛盾很快就转变为母女的矛盾。那些日子家里实在有些乱,母亲气头上,吼,读么个书,犟得像头小母牛,读再深还不是别人家的“家神”。二风也吼,不读就不读,谁稀罕。不读书了,总得找事做,整天窝家里,哪里能安宁。母亲也一心想把二凤支走,就想起了霞姨。霞姨也为难,面对稚气未脱的二凤,不知道帮她找什么工作。最后霞姨还是通过老公的关系把事情解决了。老公的朋友刚开了一家工厂,正急要人。

  电话才响了一下,霞姨就接了。听是二凤的声音,霞姨有些生气,这小姑娘自从进厂后就没打过电话来,有点过河拆桥的意思。听二凤再往下说,霞姨更是窝火,大半天不说话。她心里也烦,这些年来帮了她家多少事,都没完没了。这么个纠缠法,何时是个尽头啊?转而又想,她家也不是不记这个恩情,每年秋收,芝麻土豆一袋袋往城里捎,挑的都是头层货色。做人嘛,不就图个礼尚往来。霞姨调整语气,叫二凤来家里一趟,问二凤还知道路不。二凤可不敢麻烦人家来接,霞姨家的小车虽方便,也不是随随便便像单车一样进出的。二凤说知道。挂了电话,二凤先在脑子里把去霞姨家的路过一遍,哪里拐弯,向左向右,有了个大概,具体怎么走也说不确切。二凤去过霞姨家一次,就刚进城那天,母亲带着,拎着大包小包,差点把霞姨家的客厅给堆满了。霞姨怪母亲,怎么还这么见外?霞姨的老公趿着干净的拖鞋从书房里出来,眼睛越出鼻梁上的镜框,说,这里又不是没得买。母亲笑着,哪里话,街上买的能和这自家种的比么?他说,街上还不是你们乡下挑来卖的?母亲一时语塞,霞姨笑着,手肘子碰了男人一下。二凤坐一边,感觉不自在,那时起心里就暗下决心,霞姨这家还是不能常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