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请你喝一杯南昌茶


□ 红 孩

  人跟土地是有缘分的。我们热爱故乡,因为我们生活在那个地方,那是我们生命出发的所在。也许因为这个缘故,旧时的黄历上在某日上常标有不宜动土、迁坟的风俗。我是上世纪的六零后,本不应该相信黄历那样的东西。但在我的内心深处,我总觉得既然老祖宗在几千年里一直延续这些风俗,想来还是有些道理的。去年下半年,我的家里竟然有四个亲人先后生病住院,最忙的时候一天要跑三家医院。当时我就想,这绝不仅仅是疾病本身的问题,肯定还有其他的什么各种原因。果然,在我同病愈后的父亲一次交流中,他对我说,在去年年初,我们家的老宅被拆迁了。我一听,马上有些埋怨地对他说,这么大的事情您怎么不事先告诉我一声!父亲说,我想着这房子早已经卖给别的人家了,拆不拆跟我们关系不大。我对父亲说,您说错了,这老宅是我们家几代人生命出发的地方,就好比是楼房的地基,如果地基发生动摇,住在楼上边的人焉能安稳?父亲听罢,喃喃自语道:我真没想到事情会有这么糟。父亲的不安,让我也感到很不舒服。在此后的几个月,由于北京郊区搞城市绿化,村子西边荒野里的大片坟地要被征用建花木公园,村里决定对土地上的坟茔进行迁址。鉴于前一阵老宅拆迁的事情,在迁坟前后我们买了冥纸、供品,又请精通这方面风俗的行家帮我们做法事,从而使迁坟得以顺利完成。
  以上我所以写这些,无非是举证来说明土地和人的关系。再有,就是想通过这个关系,来记录一下我于去年11月初到南昌采风的些许记忆。
  南昌这所城市名声很大,可惜我一直没有来过。爱好写作的人,谁也无法回避一种文体,那就是游记。与游记接近的更宽泛的文体是散文。很多人到了异地,回来都喜欢将所见所闻写出来,讲给读者听。写作这行当是讲才情与缘分的。有的人有才情,但无缘分。反之,有缘分,但无才情。两厢一凑合,文章就写不好。我想我该属于有点才情也有点缘分的人吧。我们这次到南昌参加采风的作家、诗人、记者近二十人,采风的主题为——2008中国(南昌)第二届国际华人作家藤王阁笔会。
  南昌确实是谜一样的地方。如果你只知道南昌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诞生地,那显然是远远不够的。同样,你到任何一个城市,你如果要对这个城市真正了解,你必须深入下去,直接融入到市井当中,看看在高楼大厦的下边普通的老百姓是怎样生活的。高楼大厦建得再富丽堂皇,它也不是这个城市的全部。特别是对于经常走马观花的我们来说,是多么需要那样的态度和获取真实的时间。可现代社会的节奏,把人已经消磨成机器,人们只会适应规定动作,而很难进行自由活动。转眼从南昌回到北京快半年了,在我主持的报纸副刊上曾先后发表了四位作家的作品,不论是诗歌还是散文,都只能算是将将及格的印象类作品,即使是具有诗魔之称的大诗人洛夫先生也未必能写出八九十分的好诗,更不要说什么传世之作!
  当然,南昌市人民政府邀请我们这些所谓的名流来,其真正的目的也不一定想通过这么几天的采风交流就能收获像王勃写出的《滕王阁序》那样的千古奇文,而更多的是让外界来了解今日的南昌。而要想让外界了解南昌,请文化名人到南昌写南昌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形式。由此,我不得不欣赏此次专门提出建立的南昌国际作家写作营计划。这种形式在国外早已有之,在上海、深圳也有人提出这种类似的形式。对此,南昌文学院老院长周毅如先生告诉我说,市政府对这事非常重视,在滕王阁专门腾出房子建写作营,每次接待的人虽然不是很多,但能提供方便,生活得很自由,愿意写什么就写什么,当然写南昌的最好,不写南昌也可以,只要落款写上某年某月某日于南昌国际作家写作营即可。我很佩服南昌人的开放与胆识,如果有可能我将申请第一批成为南昌写作营的驻营作家。我还向周先生提出,如果在南昌小住数日,我就弄一辆自行车,每日里到大街小巷转悠,去亲身接触地道的南昌人,去感受南昌人实实在在的日子。周先生很赞同我的想法,他说如果身体允许,他愿意与我同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