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怀念小龙女


□ 笛 安

  算命的说,我会死于阴历九月中。
  我一边切西芹,一边说出上面那句话。没错,我是说给这些西芹听的。她们在我的手上慢慢变成一个又一个匀称而且精妙的菱形,淡淡的绿色。隔着灯光看,通体透明。我那把终年沉默寡言的菜刀闷闷地对我说:“你的刀法越来越好了。”
  我回答说:“谢谢。”有些受宠若惊。得到一句他的夸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们刚刚说到什么地方了?”我问西芹们。
  “你说你会死于阴历九月中。”她们嫩声嫩气地说。
  “对。”我微笑。我喜欢跟她们聊天,我是说跟那些肉类相比,蔬菜们的声音总是水灵灵的,对任何事情都充溢着新鲜的好奇。
  “疼不疼?”我问。
  “不。不疼。”她们七嘴八舌地说,“一点感觉都没有,就像是在剪头发。”
  炒锅在一旁冷笑,他说待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什么叫疼了。我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他于是很听话地保持沉默了。
  “阴历九月中,”西芹们说,“那时候天气已经要转凉了啊。”
  “你们怎么连这个都懂。”我惊讶。但是我马上就想到了她们都来自田野,这个古老的历法纪录的其实是她们的生辰跟死期。
  “你现在已经活了多久啊?”她们天真地问。
  “我今年二十五岁。我是说,我已经活了二十五年。”
  “那么老啊——”她们欢天喜地地惊呼着,“你们人真是奇怪,我们才活一年,已经觉得很漫长了。可是你们要活这么久,你们该多寂寞呀。”
  “二十五年很短。”我说,“还有很多人活得比二十五年长得多。一般地来说,一个人会活上三个二十五年,甚至更久。”
  “真是怪物。”她们嘻嘻哈哈地娇笑,“怪物。”我想我是不可能和她们解释清楚这个事情。这是文化差异,没有办法的。
  我叹了一口气,缓缓地放下菜刀,把切好的西芹放在白色的瓷盘里。她们娇嫩碧绿的身体接触到盘子的时候,都惊呼着说冷。她们真像十几岁的那些小姑娘,嘈杂,好奇,天真,觉得什么都很好笑。
  电话响了,我在围裙上擦一擦手,去拿放在微波炉上面的分机,孟森严的声音就静静地传过来,充满了这个小小的厨房,虽然小,可是这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够让我忘却时光在流失的地方。孟森严说:“宝贝,我今天加班。”我说我知道了。然后他吞吞吐吐地说:“还有就是……加几个菜好不好?”他说他今天约了某某和某某某到家里来吃饭。没有提前告诉我是因为情况的确特殊。某某于三个小时前被已经订婚的女友甩掉。孟森严认为他应该在这个时候陪某某喝上几杯。至于那个某某某,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单身汉,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凑热闹的机会。
  这就是我的生活。这个打电话回来的男人,孟森严,是我的丈夫。我叫海凝,二十五岁,全职家庭主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