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俄]列昂尼德·安德列耶夫 陆义年 张业民

  作者简介
  列昂尼德·尼古拉耶维奇·安德列耶夫(1871~1919),俄国小说家和剧作家。生于官吏家庭,1897年莫斯科大学法律系毕业,曾在地方法院供职,曾任报纸《俄罗斯意志》文学栏主笔。1917年,他侨居国外,两年后客死芬兰。20世纪头一个十年是他创作的全盛时期,先后发表《沉默》(1900)、《墙》(1901)、《马赛曲》(1903)、《省长》(1905)和《七个被判绞刑者的故事》(1908)等一系列著名短篇小说,此外还写了许多剧本名作。鲁迅称安德列耶夫是“绝望厌世的作家”、“其文神秘幽深,自成一家”。
  
  一
  
  费德尔·尤拉索夫是个贼。他因为盗窃曾三次坐牢,今天终于出狱了。他决定去看望从前的情妇——一个住在离莫斯科七十里外的妓女。他坐在火车站的上等餐厅里吃着馅饼,喝着啤酒。身穿燕尾服的侍者恭恭敬敬地听他差遣。过了一会儿,当乘客们拥向火车时,他混进人群,趁大家忙乱之际,掏了身边一位上了年纪的先生的钱包。本来他的钱不但够用,而且绰绰有余。这次未经深思的偷窃给他增添了麻烦。然而,木已成舟。也许那位先生已经发现偷钱包的人,不然为什么他用一种奇特的眼光盯着尤拉索夫呢?他虽然没停住脚,可是几次三番回过头来望了望尤拉索夫。尤拉索夫第二次看到这位先生,已经是坐在车厢的窗户边了。只见他在月台上,手里拿着帽子,急急忙忙地来回走动,神情显得激动而又沮丧。他不停地打量着每个乘客的面孔,有时又回过头来望着车窗,好像在找什么人似的。谢天谢地,第三次钟声响过,列车终于开动了。尤拉索夫又悄悄地瞥了那位先生一眼:他手中仍然拿着帽子,站在月台的一头,仔细地看着列车,似乎在数车厢,看有多少节。他笨拙地叉开双腿,现出不知所措的、奇怪的样子。他站着,可尤拉索夫却以为他在走路,因为他站立的姿势太可笑了。
  尤拉索夫舒展双膝,挺直了身子。他觉得自己更加高大和矫健。他洋洋得意地用双手整了整胡须。漂亮而浓密的黄胡子,就像两把金色的小镰刀往上翘着。他惬意地抚摩着蓬松柔软的胡须,那双灰色的眼睛十分严肃地注视着车窗外面——几条相互交错的钢轨,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就像巨蟒一样向后蠕动。
  在厕所里,尤拉索夫数了数偷来的钱——共二十四个卢布还带点零头——他嫌弃地翻来覆去看着钱包:是个旧的,沾满了油污,也关不上,可是它却发出一股香水味,似乎这钱包长期用在女人手里。气味虽然有些混浊,但仍然诱人,这使他愉快地想到将要看到的那个女人。大事完毕,他回到车厢去,面带笑容,无所挂牵,并且作出了希望同所有人交谈的样子。这时,他要像大家那样表现得谦虚,有礼貌。尤拉索夫穿着英国呢子大衣,黄色皮鞋,并且十分满意自己的穿着。他想,人们一定会把他当作一个年轻的德国人——著名商人世家的会计师。看报纸,他总是注视着交易所的活动,通晓有价证券行情,善谈贸易。他有时也觉得他自己确实不是那个因为犯盗窃罪三次判刑坐牢的农民费德尔·尤拉索夫,而是堂堂正正的姓瓦利切,名叫盖利赫的德国人。他要找的那个女人总是那样称呼他,而他的同伙们干脆就叫他“德国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