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市长马宝汉


□ 周亚新



星期六,市长马宝汉带着秘书小毛、司机小赵、公安青子出去游玩。车子出了繁华的市区,驶向郊外蜿蜒的公路。这时,路左边斜伸出一条土路,穿过田野,朝西南那遥远的山峦伸去。
“拐。”马宝汉说。
“市长,这是去黄土梁子的路,路况不好,车开不进去。”小赵说。
“那就得走去,到村里看看。”马宝汉话音:未落,已经下了车,走上了土路。小赵把车停在路边的草地里,一溜儿小跑地追上来。
“黄土梁子村离市里这么近,通市里的就这一条破土道?”
“市长你问这干吗?古人云:‘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通了路,把现代化污染涌进去,可就破坏了这一方的‘甘其食,安其居’。”
马宝汉结结实实地点着毛秘书的鼻子:“让老百姓对外头当睁眼儿瞎?小毛,你这不是糟蹋我吗?”
四人说笑着正往前走,老远看见一头负重的毛驴后腿陷在泥坑里。一个三十多岁的农民汉子铁青着脸,手握着鞭子,高高地挽着裤脚,一会儿跳到泥坑里推一阵,一会儿甩着鞭子怒声吆喝,满脸淌汗,腿脚全是泥。驴奋力在泥坑里挣扎着,呼呼地喘着气,就是拔不出腿。农民见来了几个生人,一时有了发泄对象:“这条倒霉道儿几辈子了,政府眼睛瞎了,我操马宝汉他八辈儿祖宗!”
“操你八辈儿祖宗!”马宝汉冲着农民突然骂了一声。
随行的三位都怔住了,一起盯着市长,又紧张地观察农民的反应。农民被骂傻了,那个圆头圆脑小寸头的人,穿着半旧的夹克衫、旅游鞋,其他人也都是差不多的打扮,小的三十来岁,大的四十多岁,一看就是从城里到山上粘鸟追兔子的闲汉。农民的驴陷在泥坑里出不来,正窝得满肚子是火儿,又平白被他骂了一句,真是火上浇油,脚下一跨,逼到马宝汉面前:“你骂谁?!”刚要发作,便哎哟一声,公安青子早窜到他的背后,背过他的双手。
“松开他松开他,他骂我我也骂他了。”马宝汉说着跟没事人似的脱着鞋和袜子,挽了裤脚,跳到驴屁股下的泥坑里。毛秘书、小赵、青子也依样行事。.四个人一起陷到没膝深的泥里。真是春寒料峭,化冻不久的泥水冰得几个人“咝哈”了一阵,便前肩后背一起贴紧着驴屁股,喊着:“一、二、三——”驴使劲一蹬,冲上了地面。
农民早就跑过来,稳住了驴脚,疑疑惑惑地看着几个人到路边的水坑里洗脚、穿上鞋袜。男阶骂他又救他的入朝他挥挥手:“赶路吧。”他这才赶着驴朝前走,嘴里嘀咕着:“谁呀这是?我骂马宝汉他搭什么茬儿呀,八成是市长的兄弟、小舅子?”



马宝汉正走着,听不见有人说话,猛回了头,见三个人正捂着嘴笑,说道:“笑什么?他操我祖宗,我不操他?撒了气,帮他才心甘情愿,能简单处就简单,简单才是大道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