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亚洲的后现代


□ 张汝伦

  四年前,法国《费加罗报》上曾出现过这样的大字标题:“后现代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但这种模仿著名的《共产党宣言》开头的句子并不能起到什么耸人听闻的效果。后现代主义的幽灵不仅早就在西方游荡而无须再来宣示,而且也已在非西方世界游荡。不过,西方人也许正如赛义德(萨伊德)所认定的东方主义心态难改,总要设定一个“他者”或“差异”来确定自己,即如以否定,超越或克服现代性相标榜的后现代主义者,亦不例外。列奥塔尔在其《后现代状态:关于知识的报告》中明确指出,他关于后现代的论证只适用于“高度发达的当代社会”。真不知那些承认没有自己的语言,认为只有后现代话语最适合用来描述我们当下处境者对此有何感想。
  作为西方人,列奥塔尔在以后现代的名义向现代性提出控诉与挑战,或对启蒙运动话语进行解构与嘲弄时,他也许忘了,西方中心论与人类中心论、理性主义和科学主义一样,是现代性的主要特征和内容。因此,反对西方中心论,应该是后现代主义的题中应有之义。根据列奥塔尔自己对后现代表征的规定,后现代表现为消解、去中心,非同一性、多元论、解“元话语”、解“元叙事”;不满现状,不屈服于权威与专制,不对既定制度发出赞叹,不沿袭已有成规,不事逢迎,专事反叛;睥睨一切,蔑视限制;冲破旧范式,不断创新。很显然,那种实际上以西方后现代主义话语作为新的“元叙事”或“元话语”来说话的企图和思路,其实还未摆脱近代以来逐渐形成的现代性信念:西方=现代=我们理想的未来。即使现实生活还不能一下进入现代,可以让观念先跟上时代。在这种线性进化论思路支配下,自然是越新越好,越西越好,新西比旧西好,最新的西方思想最现代(摩登),最能代表时代的方向。于是,十九世纪末流行进化论,五四时则热衷实用主义和生命哲学,八十年代谈存在主义,九十年代侃后现代,对于西方文化的底蕴和源流,却少有深入的了解与研究。这样,“后……”发明得再多,也后不到哪儿去。相反,对近代西方种种支配性话语提出疑问和挑战,对近代以来作为知识与真理接受的这些西方话语进行反思和扬弃,倒的确是一种名符其实的非西方后现代主义。这种后现代主义的幽灵,已经在太平洋西岸登陆,出现在今年初夏在汉城举行的国际亚洲哲学与宗教研究学会成立大会上。
  此次会议的主题是:“再思传统与现代性:亚洲对西方的回应。”在给与会者的邀请函上写着,会议的宗旨是要给亚洲的哲学家和宗教学者提供一个在以冷战结束为标志的后殖民与后现代文化状态下开始重新思考亚洲传统的论坛。会议地点定在汉城的确合适,若在此地,恐怕不是被看成是“弘扬”的好机会,就会遭以民族化压现代化的批评。似乎我们的思路就该像推磨的驴一样,永远在相同的轨迹上循环。但这次汉城会议却证明,人们也许可以超越这种非此即彼的简单思维模式。对于东亚各国来说,传统只是由于现代化成为不容置疑的“绝对命令”后才根本成为问题的。对传统种种批评的理由说到底,是认为传统对现代化不仅无益,甚至有害。而维护传统的人也必须用同样的功利主义逻辑来证明传统对现代化的有用性。今天鼓吹儒家文化复兴者,实际上仍是这种思路。现代化等于西化,几乎成了一种集体无意识。在中国,“全盘西化”或“西体中用”的思潮几乎延续了一个世纪;在日本,现代化过程刚一开始就有人大力鼓吹“脱亚入欧”;韩国更是将一切西方的东西都认为是现代或有助于现代化的。即使对于基督教这样产生于古代西方,似乎与现实功利关系不大的宗教,他们也作如是观。于是,基督教进韩国的历史就成了全部基督教传教史上一个罕见的特例。韩国是唯一主动邀请传教士去传教的国家。许多韩国人认为,现代与成为基督徒是一回事。因此,在短短的一百多年里,南韩人口的四分之一成了基督徒;相比之下,日本有四百年的传教史,但只有总人口的百分之零点五是基督徒。汉城教堂的密度超过了我到过的任何一个欧美城市。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94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