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叹英雄


□ 王开林

三叹英雄
王开林

  王开林一九六五年出生于长沙市。一九八六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迄今已出版散文随笔集《站在山谷与你对话》《灵魂在远方》《天地雄心》《纵横天下湖南人》《心灵的巷战》《大变局与狂书生》《太阳神的女儿》等十七部,发表长篇小说《文人秀》一部。现为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文学界》执行主编。
  
  “英雄”一词确实不好定义。一百个人眼中会有一百个哈姆莱特,不同的人心目中也会有不同的英雄。在我的心目中,英雄该是:集才能、智慧、胆气、良知于一身的人;心系民生疾苦而极度怜惜弱者并使众生安居乐业的人;不畏强暴而伸张正义的人;宁鸣而死,不默而生,秉笔直书,不怕掉脑袋的人;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人;带头抗击外敌,抵御外侮的人;决不向邪恶势力低头认输、缴械投降的人;达则兼济天下的人;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的人;对祖国的文化、艺术、体育事业有杰出贡献的人。在我的心目中,英雄不该是:视人命如草芥,杀人如草不闻声的嗜血魔头;极力推行暴政、肆意愚弄民众的人;无恻隐之心,无是非之心,无羞恶之心的人;助纣为虐的人;无法无天的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背信弃义的人。

  “一将功成万骨枯”,在我看来,那样的“将”未必就是英雄,若简单以暴力猛者、杀力大者、威力巨者为英雄,那么希特勒绝对可以轻轻松松就跻入有史以来英雄的前三名。项羽百战百胜,天下无敌,却落得乌江自刎的结局,就是因为滥杀无辜,以致天怒人怨,众叛亲离。有人说,他杀了那么多人,却少杀一人,若鸿门宴上杀掉了刘邦,统一大业早就迎刃而解了。实际上,这事并没有后人想象得那么容易,且不说汉军暗中有备,单说能取代刘邦,甚至比刘邦更刘邦的人,就正等着这样的时势造就,项羽能杀得完吗?他对刘邦行妇人之仁,是因为他早先与刘邦结拜为兄弟,产生了一时间难以克服的心理障碍,这当然说明他身上还有较为浓厚的贵族气息,刘邦恰好利用了他优柔寡断的弱点,侥幸逃出险境。但让项羽顶真的这个“义”字,并不普遍适用于所有的对象,他杀起其他没有与之结拜的人来,可是从来都无半分迟疑的。看着历史上的猛人、强梁杀得鸡犬不留,甚至还有张献忠那号魔王,立一块七杀碑威慑天下,刻上“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德以报天,杀杀杀杀杀杀杀”的铭文,扼腕痛心者有之,拍手称快者也有之,后者是因为自己与那些猛人、强梁异时异地,保持着极其安全的时空距离,若是自家也成了对方要屠戮的对象,想必就不会那么愉快了吧。“奥斯威辛之后不复有诗”,这句话耐人寻味。人贵能设身处地,这是低级动物所不能的;人贵有恻隐之心,这也是低级动物所没有的。放眼人类历史,人道不兴,兽道狂作的年代,绝对是极度恐怖和邪恶的年代。人之文明,在于对同类实行人道;兽之野蛮,即在于兽道纯属弱肉强食,侵夺异己的财产,残害异己的生命,没有丝毫客气。英雄理应是当时当地文明程度较高的人,而不是最凶猛的野兽,他们决不会简单地使用丛林法则,自作豺狼或听任豺狼当道,此义不言自明。否则,他们还能给民众带来什么福泽?谁又会活得不耐烦了,专等着这样的嗜血魔头来将自己大卸八块?
  英雄总是在各种冲突最剧烈的核心地带(或谓之风暴眼中)产生,他们所面临的危险和承受的压力必千万倍于常人,他们的身世遭际是很难安全舒泰的,焦灼,忧愤,悲怆,痛苦,误解,冤屈,冷遇,敌视,无一不像剑戟指向他们。他们的处境之艰难可想而知,结局之悲惨也可想而知。英雄是可歌可泣的,也是可悲可叹的:一叹其绝世孤独,二叹其功业难就,三叹其末路悲凉。
  英雄的洞察力和理解力远远高出于同时代人,他们的孤独乃是金子沉埋于沙石之中的孤独。文化英雄孔子周游列国,四处碰壁,几度面临生死关头,他最终只能发出“道不行,乘桴浮于海”的哀叹,但北宋宰相赵普用“半部《论语》治天下”这句名言极度彰显了孔子一言兴邦的价值;孟子说梁惠王,同样是无功而返,他曾豪气十足也底气十足地宣称:“夫天不欲平治天下,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最终他却只能自我安慰:“吾善养吾浩然之气!”庄子宁愿“曳尾于泥途之中”,也不去当楚国的宰相,他所持的“无用乃为大用”的乱世保命术倒是帮他获得了孤独中稀缺的快乐。墨子摩顶放踵,到处宣扬“兼爱”、“非攻”,仿佛救火队员一样拼命忙活,到底还是解不开孤独的死结。司马迁为降将李陵说几句公道话,却遭到奇耻大辱的腐刑,他在《报任安书》中倾吐出无尽的感伤:“是以肠一日而九回,居则忽忽若有所亡,出则不知其所往。每念所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也。”韩愈谏迎佛骨,使唐宪宗龙颜大怒,这位“文起八代之衰”的文坛宗主险些因此丢掉性命,他捍卫孔仁孟义,竟能做到举朝诺诺,惟我谔谔,强颈确够强颈,孤独也真够孤独。苏东坡不仅是大文豪,也是能力超强的官员,所至皆有治绩,他对王安石的变法持批评意见,不愿全盘肯定,自然要受到非同寻常的贬谪,等到司马光上台,保守派将新法一笔勾销,他却凭着良知不肯人云亦云,不肯全盘否定,自然又要受到非同寻常的贬谪,就算是被贬谪到天涯海角,苏东坡也不肯改变自己的初衷,孤独的人是有力量的,苏东坡的人格魅力于千秋之下仍散发出扑鼻的芬芳。辛弃疾登建安赏心亭,感叹“把吴钩看了,阑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他是孤独的;陆游临终示儿,“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他在黄泉路上必是一步三回头吧;王船山早年抗清,晚年隐居于石船山(今衡阳县曲兰乡湘西村),自誓“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故国沦亡,旧友零落,其孤独感深不可测,但为了捍卫和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他豁出去了,完成了极为宏富的著作。英雄的孤独乃是透骨寒冷的孤独,他们承载着对祖国对苍生对文化的热爱,不忍坐视庸人误国,不忍坐视哀鸿遍野,不忍坐视文化败落,但形格势禁,他们的努力很难得到广泛的理解和认同。“英雄式的孤独”是一个固定的说法,大抵不孤独也不足以为英雄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7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