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其实下岗不怨你


□ 刘惠强

  工厂的老技术能手,面临企业技术改造,却要被迫下岗,为了保住这个饭碗,她又遭遇了许多性骚扰,在生存与尊严的十字路口,下岗女工该作何选择?
  
  一
  
  廖惠芬刚走进厂门就碰到了同班组的王丽,王丽推着自行车,嘴里嚼着油条,老远跟她打招呼。“廖姐,等我一会儿。”廖惠芬就站在厂门口的水泥路上等王丽去存自行车。
  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天空很蓝,有几片雪白的云朵静静地飘着,很高,也很远。太阳亦不像冬天的日头那样胆怯猥琐,而是充满了柔媚与多情,照在身上暖融融的。扑面而来的风好像已被抽去了筋骨,刮在身上、脸上都是柔柔的,软软的,让人全身都有了种酥酥的感觉。厂门口那个椭圆形的花坛里草已生出嫩芽,路边的几棵柳树也已经泛绿,到处都有希望漾出来。
  廖惠芬跟别的女人一样,最不喜欢冬天,她说冬天是最没女人味儿的季节,穿得那么臃肿,像胖胖的大狗熊,把女人身上那点最美的东西遮得严严实实,想想心里都不舒服。她看一眼从身边走过的男女职工,再看不到棉大衣或羽绒服,一个个像惊蛰后的蛇,连走路的步子都轻盈起来。
  王丽这种美人坯子更是耐不住春天的诱惑,居然穿起了裙子,廖惠芬刚才就注意看了,她穿的是一条浅灰色的毛裙子,下摆很大,走起路来很飘逸,廖惠芬心中禁不住生出几分嫉妒。明天我也穿裙子,看不把你比没了才怪。正想着这些,王丽从存车处走了出来,快到廖惠芬身边时居然还跑了几步,脚上那双黑色的船鞋在水泥地上敲出一串轻快的音符。王丽把剩下的油条塞进嘴里,一边嚼一边用包油条的纸擦擦嘴和手,顺手将纸扔到了路边。
  “瞧你,又乱丢垃圾,这么好的环境全让你给破坏了。”廖惠芬看一眼王丽扔下的纸团,白她一眼说。
  “得了得了,又来了不是,有人搞卫生的。”说着,王丽把胳膊插到廖惠芬的肘弯里,着她朝车间走去。
  廖惠芬和王丽都是机修车间天车组的司机,廖惠芬比王丽大七岁,王丽一直叫她廖姐。论长相王丽和廖惠芬不相上下,都是那种天生丽质的人,只是王丽的个子稍矮一些,身段便不如廖惠芬匀称,为这王丽曾不止一次抱怨上帝对她俩不公平。
  “哎,廖姐,听没听说厂子里要改革的事?”
  “怎没听说,嚷嚷多少年了,不是改革就是减员,要不就是考试考核,到头来还不是什么也没变?人没见少,钱没见多。”
  “据说这回要动真格的,而且上回考试的结果算数儿,尾数淘汰。”
  “甭信那些,这话都说了多少回了,哪儿见有动静,再说,怎么改也不能不要咱天车司机呀!没咱们车间怎么干活儿?”
  “你当然不怕了,技术好,人缘好,又是车间主任的大红人,谁下岗你也下不去……”
  “行了行了,谁是红人,恶心不恶心?考得不好你怨谁?谁让你平时不好好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